太莽 第九章 苍天饶过谁

    第九章 苍天饶过谁 (第2/3页)

涨红瞪大眼睛,捂着嘴唇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上官灵烨眸子亮了几分,走到水幕之前,上下打量:

    “哟,静煣,没看出来呀,你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看着一帮姐妹眼神怪异的望着她,总算明白了婆娘以前为什么凶她、明白了什么叫‘风水轮流转、苍天绕过谁’。

    难以言喻的神魂波动传来,根本没法阻挡,汤静煣夹紧双腿,连站起来都有点困难,只能强自镇定说道:

    “运功出了岔子,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运功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会,唉……”

    汤静煣连忙起身,把团团雕像的翅膀收起,面前的水幕就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汤静煣倒在了软榻上,捂嘴嘴唇媚眼如丝,小腿提着裙摆扑腾了几下,只觉白玉老虎都流口水了,无比迫切馋竹子。

    在难以言喻的冲击下,静煣内心如同婆娘吼她一样,吼道:

    “死婆娘,你作妖呀你?快停下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现在都被亲蒙了,哪里有心思搭理静煣,根本没回应。

    不过吼上两声还是有效果的,静煣忍了片刻后,终于发现内心的强烈悸动褪去,但马上又升起冲天羞怒,弄得她差点把船砸了。

    “死婆娘你发什么疯?被小左用强了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凶我?你知道你让我丢了多大个人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男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静煣顿时失声,默默躺着不说话了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沙沙沙——

    地底深处的洞府,早已经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身着金色龙鳞长裙的上官玉堂,在洞府外侧的‘瞭望台’上盘坐,倾听着地表的动静,尽全力用工作的专注,冲散心湖的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作为八尊主中的南盟至尊、豪门铁祖府的开创者、玉瑶洲的守护者兼话事人、天下女修的最终榜样、十仙君之一的女武神……她竟然被强吻了!

    还是被自个徒弟的男人!

    这对一位在山巅坐镇数千年的巅峰老祖来说,无疑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老剑神出门吃鱼,不小心被鱼刺噎死了,传出去鬼都不信,这不离谱了吗?

    以后还当不当仙君了?

    哪怕以上官玉堂的阅历,也想不出世上还有什么事,比这还掉排面。

    胆大包天、欺师灭祖、目无伦常、丧心病狂……

    各种乱七八糟的词汇涌入脑海,让上官玉堂根本没法凝神。

    不过,上官玉堂终究是上官玉堂,有七情六欲,但数千年的沉浮和挫折,已经把她的心智锤炼的坚如铁石。

    虽然此事冲击有一点大,但上官玉堂也不至于和小女儿一样,坐立不安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毕竟上官玉堂在赠剑之时,就看出左凌泉对她这长辈,怀有不轨的想法。

    在登潮港外,上官玉堂也感觉到了左凌泉那份对她刻骨铭心的爱意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碍于身份和职责,不想接受这份不顾一切的宠爱;但作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,有人这么在乎她,其实真生不起讨厌……

    亲就亲吧,本尊不承认,你敢多嘴半句?

    希望你见好就收,别触及本尊的底线,不然……

    上官玉堂如此想着,心湖波澜逐渐平息。

    但她可能没意识到,自己的底线已经处于史无前例的最低位,再低就是开瓜了;或者破完瓜后,又和清婉一样再划出一条底线,不主动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上官玉堂,毕竟人之一切,都源自七情六欲,当人的爱欲、仇恨、贪婪等情绪被调动时,只要斩不断,就会产生很灵活的底线,一步步陷入其中,直至沉沦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当年赠剑收徒,是唯一斩断烦恼丝的机会,也果断去做了。

    但碍于左凌泉的死不要脸,当时没狠下心,就变成了剪不断,理还乱,已经为今日之事埋下了‘祸根’。

    如今烦恼丝早已在心中根深蒂固,又拿什么去斩断呢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其实上官玉堂的困境,也不是没有解决法子,只要她狠得下心肠,可以‘杀夫正道’,了却一切因果。

    但上官玉堂肯定干不出事儿,而其他人,就不一定了!

    炼丹室里,有个怒火中烧的伤心女人,就正在尝试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。

    左凌泉被老祖揍了一顿,还没缓口气,就被崔莹莹压住了,劈头盖脸挨了一顿小拳拳。

    崔莹莹是真气得不轻,连锤带挠依旧不解气,又拿出金针在左凌泉胳膊上戳了几下: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是真不把我当老祖是吧?我屁股不够你看的?我不够你不会看玉堂屁股?先不说梅近水是莪师尊,她一个邪道妖女,你都敢起色心,还被人发现了,你……我戳死你这没良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被戳的嘴角直抽抽,也不敢还手,只是尽力握住莹莹的手腕:

    “嘶——莹莹姐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解释什么?你盯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