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八十六章:临西洲,平丘府之难,怀宁郡王有蹊跷?

    第二百八十六章:临西洲,平丘府之难,怀宁郡王有蹊跷? (第1/3页)

    大魏京都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消息的传来,让许清宵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洛白衣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洛白衣自尽了。

    这是街道传闻,人们都在议论,说洛白衣不知为何自尽。

    民间有诸多传闻。。

    有人说,洛白衣终究是烟花女子,出身不干净,许清宵如今是亚圣,还是大魏王爷,不可玷污许清宵的名声。

    还有人说,这是女帝的意思,毕竟现在整个大魏,百姓们确实很期待女帝与许清宵喜结良缘。

    而大魏女帝也喜欢许清宵,所以得知许清宵在外养了一个金丝雀,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但具体是什么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快要离城。

    许清宵叹了口气,他没想到洛白衣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并不想让洛白衣死,只要她说出幕后人是谁,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洛白衣还是选择保守秘密。

    许清宵明白,洛白衣之所以这般,主要原因还是她身世问题。

    养育之恩大过一切。

    许清宵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他最终还是去了桃花庵一趟,来到桃花庵,这里比以往更加冷清。

    外面有不少百姓,在这里看热闹。

    踏入桃花庵,众人有些惊讶,毕竟外面的流言蜚语,都是在说洛白衣的死,与许清宵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谣言也的确合理,毕竟对于天下人来说,许清宵现在可谓是万万人之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传出跟一个烟花女子有关系,这对许清宵来说极其不好。

    只是,当许清宵出现后,打破了这个谣言。

    毕竟,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,许清宵也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“王爷,白衣想不开自尽了,我正派人调查,看看具体是什么事情,请王爷息怒。”

    得知许清宵来,张如会急忙从灵堂走来,朝着许清宵一拜。

    他是许清宵的结拜兄弟,但现在许清宵的地位太高了,让他有些谨慎,不敢随意。

    “兄长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如此称呼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摇了摇头,他拖起张如会,如往常一般,而后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无需调查,逝者安息即刻,我去为她上一炷香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出声,他很平静,让张如会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张如会也没有多说,这些事情他没必要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毕竟说实话,许清宵现在还认他这个结拜兄长,也已经是大好事了。

    借助许清宵的身份,他这一年来,也算是越来越好,无论是赚取银两还是身份地位,大魏可没有人敢招惹他。

    许清宵义兄,这名头太大了,六部都要给他点面子。

    但张如会也不蠢,相反他很聪明,知道许清宵地位越高,自己就应该越低调,不然给许清宵抹黑了的话,麻烦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朝着灵堂走去。

    一些女子跪在一旁,低声抽泣,这些人都是洛白衣的贴身丫鬟,主子死了,她们未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,再加上这些年来,不可能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落泪也属常态。

    灵堂当中,洛白衣静静躺在棺材中,她穿着一袭白色长裙,闭上了双眼,脖子上还有明显的勒痕,是上吊自杀的。

    有些安静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出现后,张如会给众人一个眼神,刹那间所有人都自觉离开。

    灵堂当中。

    也只剩下许清宵一人。

    他静静望着已经死去的洛白衣,眼神当中充满着复杂。

    许清宵很安静。

    就这样安静地看着洛白衣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许久,许清宵这才出声,打破了安宁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无需这般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都是可怜人,只不过我明白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你我不见,也不至如此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出声。

    他哪里不知道,洛白衣对自己有过动情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如若不是当初自己体内有异术,导致他不能去接触别人,时时刻刻都担心,万一有一天,自己体内的异术爆发。

    仇家借此为由,将自己的亲朋好友全部杀了。

    那岂不是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他与洛白衣之间,只是简单的友情,是君子之交,那种淡淡如水。

    洛白衣是自己的红颜,两人没有交谈过什么,可每当许清宵见到洛白衣时,他内心都会安宁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,红颜逝去,若说心中没有任何一点波澜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若有来生,许某愿意还能再见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轻声,说到这里的时候,他取来三支香,将其点燃,而后插在香炉中。

    原本,他已经要离开,若不是得知洛白衣自尽,否则也不会来到桃花庵。

    如今上完香,许清宵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走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离别不离别,也没有什么伤心不伤心的。

    洛白衣自尽,这或许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许清宵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走的很直接,以一品之力,横跨万里山河,赶往西洲。

    待许清宵离开后。

    灵堂当中,出现了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穿着黑衣。

    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是一名男子,他望着洛白衣,沉默了一会,最终他又消失在了原地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洛白衣自尽的消息。

    也传到了大魏皇宫中。

    当女帝知晓这个消息后,有些惊讶,她没想到洛白衣会自尽,只不过季灵知道,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虽然她对洛白衣没什么感觉,最多是因为许清宵身份问题,出言过两次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从来没有插手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