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:许清宵是大圣人的恩师?回京都!入宫!

    第二百六十七章:许清宵是大圣人的恩师?回京都!入宫! (第1/3页)

    大魏南豫府。

    平安县。

    关于许清宵的流言蜚语,传遍了整个尘界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大魏王朝。

    东洲,南洲,北洲,西洲,全部都在讨论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中洲来说。

    大部分并不相信许清宵是魔。

    即便是突邪王朝亦或者是初元王朝,他们听说过许清宵所做之事,由心敬佩。。

    大魏王朝上下也都安宁,信任许清宵。

    但架不住有人在散布谣言,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无论发生任何事情,所有人都在等待许清宵回来。

    自魔域之海事件之后,已经过了二十多天,这段时间,天下也稍稍太平了许久。

    只不过,魔域之海的问题依旧存在,仙门,佛门,儒道,如今都想尽办法镇压魔域之海。

    仙门铭刻道经,佛门铭刻石碑,儒道也在撰写正气歌。

    这二十多日,他们没有参与这场争斗当中。

    所以,除了坊间有诸多人在散布谣言,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大魏平安县。

    周凌家中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的身影出现,打破了周凌家的安宁。

    砰砰。

    随着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很快,宅门被打开了,不过并非是师娘开的门,而是老师周凌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的许清宵。

    周凌似乎没有任何惊讶,反倒显得十分平静,稍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学生许清宵,拜见老师。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周凌,许清宵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周凌是自己的师父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此时,回到平安县,许清宵就是求证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在平安县都能得到解答。

    一只手,在无形推动着一切。

    自己为何能一夜入品。

    吴言为何选择与自己交易。

    赵大夫又为何知道异术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,今日都有一个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知道许清宵此番前来的意思,周凌很直接,让许清宵入内。

    走进宅院内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多说,他如以往一般,来到书房中。

    而周凌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师娘呢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,第一句话是询问师娘是否还在。

    “去探亲了。”

    周凌缓缓回答。

    而后拿来水壶,为许清宵到了一碗茶。

    许清宵没有顾忌,他轻饮一口,随后一语不发,等待着周凌率先出声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来自平安县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,看似是意外,但人生没有那么多意外。

    一夜入品。

    吴言逃离。

    异术修行。

    还有各种交易。

    每一件事情,看似都不奇怪,但细细研究,每一件事情,都经不起推敲。

    许清宵清楚,也十分明白,这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但今日,他就是想来寻求真相。

    背后,到底藏着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过了许久,周凌的声音响起,他望着许清宵,缓缓出声。

    “敢问老师,学生为何能一夜入品?”

    许清宵出声,说出了自己第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自己为何能一夜入品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很关键。

    自己是穿越者没错,脑子里有许多诗词文章,这也没错。

    可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入品之前,可没有作诗也没有写什么文章。

    那为何直接入品?

    天赋异禀吗?

    如若是这样的话,二十年都没有入品,偏偏自己穿越而来就入品。

    这也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而当许清宵提出这个疑惑时,周凌却显得十分自然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为师送给你的那本圣言书吗?”

    周凌开口,如此回答道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许清宵明白了,这也印证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自己当初,就是看了圣言书,这才直接入品。

    他猜想过,圣言书有问题,只不过当周凌说出后,许清宵不由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一本书,便让人直接入品,这.......有些难吧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口。

    倘若是圣人亲笔所写,那就没有任何问题,可许清宵想要询问的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入品或者不入品,这个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真正的意义,是天地文宫。

    自己入品之后,便觉醒了天地文宫,这才是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“守仁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知道你想问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吧?”

    周凌开口,直接说出许清宵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许清宵稍稍沉默,但很快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样子,自己猜想的一点都没错,天地文宫,的的确确与周凌有关。

    “你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,是为师放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没错。”

    周凌回答,承认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只是,当周凌如此干净利落的回答后。

    却让许清宵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周凌会解释几句,亦或者是说,自己这位老师又会说出一些事情来,却不曾想到,自己这位老师,如此干净利落,承认下来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许清宵深吸一口气,既然周凌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自己也没什么好藏藏掖掖的。

    “老师,敢问您的身份是?”

    许清宵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也不再藏藏掖掖什么。

    有什么就问什么吧。

    周凌既然还敢留在这里,这就意味着,他在等自己,也愿意告知自己答案,否则的话,直接消失,也无需解答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猜想的?”

    周凌望着许清宵,他没有道出自己的身份,反而是询问许清宵。

    “老师,您与大圣人应当有渊源,有人想要引导学生,让学生误认为,您是第四代圣人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给予了回答。

    他知道荀子在利用自己,想要让自己找出真正的幕后之人,也引导自己做出错误的判断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,可许清宵还是上钩了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。

    因为许清宵自己也想知道,自己这位老师,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为何你不怀疑为师就是第四代圣人?”

    周凌继续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若老师是第四代圣人,只怕今日就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平静,他如此回答道。

    幕后黑手,若是愿意见自己,那今天也别想走出这扇门。

    眼下的局势,其实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有一只手,影响着大魏王朝,影响着大魏儒道,在默默布局。

    朱圣说是第四代圣人,理由倒也简单,能影响整个儒道的人,绝对不是等闲之辈,一尊亚圣都做不到,毕竟朱圣死后,又不是没有亚圣。

    堂堂大魏儒道,还真不是一位亚圣能够左右一切的。

    然而荀子却所,不是第四代圣人,而是朱圣,理由也十分简单。

    朱圣为何斩杀天下七成读书人,这些读书人的的确确品德不行,可问题是,眼下多事之秋,这些读书人多多少少有些作用,全杀了以后,现在看看有多少是非。

    就好比魔域之海,冥冥之中,也与读书人被血洗有关系。

    而且吴言被扣押在南豫府大牢,是谁释放他出来的?严磊为何又正好在附近?

    以及朱圣最开始见到自己的时候,第一时间是要间接性渡化自己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理由,故此荀子认为,真正的幕后真凶,不是第四代圣人,而是朱圣。

    但他为何要这样做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而最大的问题就是,自己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,以及自己为何被圣人关注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因为周凌。

    自己的老师。

    故此,周凌极有可能,便是第四代圣人。

    只是,许清宵并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如若周凌是第四代圣人,先不说活了这么多年,当真活了这么多年,也没理由来找自己,不应当是去跟朱圣争斗吗?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许清宵单方面的思考。

    具体如何。

    需要周凌给出一个满意的回答了。

    随着许清宵把话说到这里,周凌不由站起身来了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望着许清宵,而后叹了口气,缓缓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守仁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大圣人姓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询问许清宵。

    问了一个世上几乎无人知晓的问题。

    世人都知道大圣人,但的确不知道大圣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许?”

    许清宵稍加思考,看着周凌,缓缓出声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周凌一愣,望着许清宵。

    一瞬间,许清宵有些惊讶了。

    他望着周凌,不由开口。

    “真姓许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周凌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?那老师,您为什么这个表情啊?”

    许清宵一愣。

    不是?

    不是为什么这个表情啊?还以为当真姓许,自己是大圣人后代呢。

    “为师只是没想到,你脸皮竟然会这么厚。”

    周凌缓缓出声。

    许清宵:“.......”

    好家伙,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继续闹,而是继续猜想。

    “总不至于姓周吧?”

    这是许清宵第二次猜想。

    此话一说,周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猜得不错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周凌翻过身来,望着许清宵。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许清宵又愣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啊?

    大圣人姓周?不是姓王吗?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这位老师,是大圣人的后代?

    看着许清宵有些惊讶的目光,周凌倒也干脆,不在啰嗦了。

    “也罢,为师就不瞒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圣人,是为师的祖先。”

    周凌出声。

    道出了他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一瞬间,当周凌承认自己的身份后,许清宵有些惊讶了。

    他猜想过自己这位师父的身份与大圣人有关系,有可能是护圣一脉,就是那种护着圣人后代的保龙一族。

    毕竟许清宵还曾幻想过自己就是大圣人后代。

    没想到小丑竟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王朝阳的来历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许清宵回过神来,他看着周凌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幕后有人。”

    周凌给予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许清宵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圣人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哪一位,为师的确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周凌回答道。

    道出王朝阳身后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圣人?”

    “老师,那他的天地文宫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许清宵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不是大圣人,而是另外一尊圣人,那这样的话,天地文宫又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那是第二代圣人的文宫。”

    周凌随意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代圣人?怎么又是第二代圣人?”

    “他也活着吗?”

    许清宵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,第二代圣人早就死了,他要是活着,那岂不是活了几万年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代圣人极其崇敬大圣人,所以文宫是按照第一代圣人完全临摹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王朝阳的天地文宫,拥有圣意,但并非是大圣人的圣意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周凌解释道。

    当下,许清宵明白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没想到第二代圣人竟是第一代圣人狂热粉丝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许清宵总算明白王朝阳的天地文宫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复刻品。

    不过是第二代圣人的文宫,倒也不算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你为什么不出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