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十一章 借道友人头一用

    第十一章 借道友人头一用 (第1/3页)

    擦……擦……

    山谷之间,身着锦袍的华发老者,背负双手,朝着雪山深处一步步前行,饱经沧桑的昏黄双眼,望着远方的落日,恍惚间想起了幼年。

    时间太过久远,幼年记忆早已经残缺不全,至今还记得的一幕,是羽毛刚长齐,站在前面那片高耸入云的石崖顶端,小心翼翼探头。

    然后不知是老爹还是老娘,踹了它一脚,从山崖上跌落而下。

    那是老者此生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,也是至今记忆中的最开始,而后的记忆,便全是翱翔于九天之上,鸟瞰人间浮华。

    给自己取名为‘梵天鹰’,就是‘昨日林中凡鸟、今日天际雄鹰’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次铭记一生经历,让老者明白了一件事,最危险最绝望的时刻,往往也是一飞冲天的契机,只要跨过去,就是一片天高任鸟飞的新天地。

    曾经无数次濒临绝境,老者都靠着这股心气,硬淌过去,直至走到了天空的最高处,鸟瞰整片天地,成了万千鸟兽朝拜的王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老者心里的傲气却没了,往前每走一步,好像都在走向阴曹地府。

    但老者没有停步。

    梵天鹰在接到藤笙的消息,让它去后山一叙时,就察觉到此行可能一去不返。

    藤笙会杀它,梵天鹰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它作为妖族老首领,秉承的风格是‘弱肉强食’,用绝对武力让包括人族在内的所有生灵,都跪在面前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而藤笙行事太过‘包容’,想要天下大同,让所有鸟兽都平等以待,甚至包容欺压妖族数万年的人族。

    妖族现在虽然臣服于藤笙,但在心底里根本不相信藤笙会这般宽容,妖族之中的‘肉食者’,更不愿为了牛羊的利益,收起与生俱来的尖牙利爪。

    梵天鹰知道,它只要战胜藤笙,妖族对藤笙不会有半点眷恋,它会毫无阻碍拿回曾经失去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藤笙显然也知道这一点,以前不杀它,只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宽容,只要它真有夺取王位的实力,当场就会撕掉伪善的面纱,用它的头颅,来震慑妖族群雄,让沉迷在‘虚假平等’中的妖族,看清弱肉强食的现实。

    这一天迟早回来,也是它拿回王位的机会。

    梵天鹰忍辱负重,苦修数千年,不清楚有没有挑战仙君的实力,一直不敢试探。

    但现在,藤笙请它过去,可能是觉得它已经有了威胁王位的实力。

    藤笙觉得它有,那它应该就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梵天鹰明知此去九死一生,还是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擦……擦……

    锦袍老者不紧不慢,走过翱翔过的雪山,看过了幼年出生时的石头巢穴,逐渐来到了群山深处。

    原本身上落日黄昏般的暮气,也逐渐消散,双眸如鹰隼,充斥着如日当空般的锐气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瞧见站在山崖之上白衣剑侠,梵天鹰眼中的锐气,又变成了一抹失望和疑惑,沙哑开口道:

    “你不是藤笙。叫本尊来,有事?”

    落日坠入山峦,整片雪山陷入死寂长夜。

    梵天鹰身着锦袍,在冰川之上负手而立,一头白发在寒风中轻轻飘舞。

    左凌泉提着佩剑,脚尖轻点,从雪崖落下,距离百丈,站在梵天鹰前方,朗声开口:

    “东洲左凌泉,今日要借梵道友人头一用,还请道友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梵天鹰听到这目中无人的开场白,直接笑了,上下打量左凌泉一眼:

    “藤笙莫不是想着,暗杀本尊,栽赃到东南三洲头上?鹰啼谷可是北狩洲大后方,妖族群雄能信这理由,除非都没长脑子。既然想杀本尊,藤笙何不公开和本尊痛痛快快打一场,本尊又不会跑,这样还不落人口实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自报家门,被暗杀的梵天鹰自己都不信,栽赃藤笙的事儿看来确实能成。

    梅近水已经封锁了周边,不怕梵天鹰逃跑或者消息传出去,左凌泉也没有遮遮掩掩:

    “我所言真假,待会梵道友自会知晓。”

    梵天鹰负手而立,感觉到了左凌泉身上的剑意,神色稍微认真了几分,略微琢磨后,又道:

    “剑意不错,姑且当你是左凌泉。不过,本尊在这世上,只忌惮十大仙君,想借本尊的人头嫁祸藤笙,你怕是办不到。能在此地把你斩杀,本尊威望、功绩便能压过藤笙,它有杀心也不敢再动手,你确定你不是来助本尊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左凌泉平静道:“你能杀我立功,拿到和藤笙分庭抗礼的资本,对东南三洲来说,也是妖族陷入双王内斗的局面。只要你有本事,助你一臂之力又如何?”

    梵天鹰微微点头:“看来,今天咱俩的人头,必须得借一个。”

    话落,梵天鹰松开了背负的双手,摊开双臂:

    “出剑吧,你死太快,连剑痕都没留下的话,本尊事后还得向东南三洲求证你的身份,太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姿态着实目中无人!

    左凌泉没有再多说,手提佩剑,踩着冰川往前走去,一步、两步,待到第三步,只听: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巍峨雪山之间,骤然卷起横风。

    左凌泉身形如狂龙入世,横冲过百丈冰川,带起的劲风霎时间撕裂了冰面,在背后带起冰晶漩涡。

    而右手也握在了剑柄之上,原本温文儒雅的双眸,化为了纯粹的锋锐,就好似两柄利剑,死死锁住梵天鹰的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梅近水一袭白裙,隐于群山之间旁观,瞧见左凌泉出剑的姿态,眼中闪过一抹惊艳。

    毕竟和闺房里‘剑术九浅一深,无比下流’的小淫贼比起来,此时左凌泉白衣仗剑一往无前的绝世风姿,真的挑不出半点瑕疵,仅此一幕,便能俘获世间万千佳人的芳心。

    至于胜负,梅近水完全没去考虑,在永夜之地,她对左凌泉的实力已经摸的很清楚,而梵天鹰的实力更是了如指掌,梵天鹰估计能和江成剑打个有来有回,对付左凌泉估计撑不过三招就得重创。

    飒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以雷霆之势,近身至梵天鹰十丈,惊堂剑出鞘带起一道璀璨白芒,直取梵天鹰心门。

    这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