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三章 瓜瓜总是这么甜

    第三章 瓜瓜总是这么甜 (第1/3页)

    夜色寂寂,窗外传来风雨和海浪的细微轻响。

    沙沙沙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黑暗无光,男女相拥倒在床榻上,双唇相接,不知不觉间已经滚了好几圈儿。

    本来仇大小姐的意思,是按照要求亲一口,就脱身离开。

    但仇大小姐心里早已装了左凌泉,两个人是名正言顺的患难情侣,也不是第一次啵啵嘴。

    主动捧着左凌泉亲,亲着亲着,恼火就逐渐褪去,小鹿乱撞的萌动涌上心头,眼神也出现了三分迷离。

    左凌泉可清醒的很,手顺着仇大小姐的后背,滑到了腰侧,轻轻摩挲,不动声色的拉开了白色长裙的腰带。

    此举也并非急色……这话好像太不要脸。

    此举虽然有好色的成分在其中,但也不是全部。

    左凌泉掌握了玉堂琢磨出的太阴双修法门,连玉堂都能帮忙,其他姑娘自不用说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在雷霆崖,左凌泉几乎被榨成药渣都不叫苦,就是为了抓紧所有相处的时间,帮媳妇们和自己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此行前往北狩洲,风险尚未可知,到了地方可就没机会安安静静修炼了。

    能在启程时就把瓜瓜、秋桃说服,然后几个人一路修过去,自然是最妥善的选择,既合理利用了所有时间,实力增添一分,遇到意外情况也能多一分保障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出发时心里就这么想着,但没机会表露色心,现在瓜瓜主动,气氛又合适,他自然得把握机会,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亲了片刻,浑身发软,才惊觉衣襟散开,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良心上,握的严严实实,很烫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睁开眸子,想要躲避,但却被翻过来压住,从主动变成被动,继续被亲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仇大小姐暗道不妙,一直担心的事儿还是来了——左凌泉果然顺藤摸瓜,看这架势似乎还准备吃瓜!

    好在仇大小姐出门前,就料到了会遇上这种情况,提前做过预案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推了几下推不开,就不再徒劳挣扎,悄悄取出了一面铜镜,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渡船才出发半天,还在华钧洲近海,处于天遁塔覆盖范围内。

    铜镜亮起流光,镜中就出现水波般的纹路,一副画面逐渐现显,化为了一个身着华美裙装的女子轮廓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这次没有再犯傻,为了一举两得,逼退左凌泉的同时气炸灵烨,她紧紧搂住了左凌泉的脖子,做出羞涩迷醉醉的模样,望着铜镜。

    “仇……左凌泉,你给我住口!”

    气氛旖旎的房间,被一道女子的声音打破了寂静。

    铜镜之中,上官灵烨靠在软榻上,怀里抱着白猫,双眸却有些震惊,直愣愣瞪着这边。

    正在糟蹋瓜瓜的左凌泉,闻声一愣,连忙住嘴,错愕转头,看向瓜瓜手里的铜镜:

    “额……宝儿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坐起身来,美眸几欲喷火:

    “谁让你欺负她的?还不起来!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见上官灵烨又酸又恼火,左凌泉欲哭无泪,心里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不过娘亲提醒过她很多次,现在真和左凌泉分开,上官灵烨只会心满意足;她叫竞争对手来搅自己的好事,反而显得瓜头瓜脑。

    因此,见左凌泉想悻悻然收手,仇大小姐用手勾住了左凌泉的脖子,不让左凌泉走,和灵烨坦然对视:

    “上官灵烨,别一惊一乍的,他可没欺负我。我是怕你无聊睡不着,让你过过眼瘾。大壮,继续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前些日子天天被修的翻白眼当龙王,忽然离开男人闲下来,确实很无聊,转辗反侧睡不着。

    但看着男人和手下败将欢好,她能解闷吗?不被气死也得被馋死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这话,就是想把灵烨气跑,这样左凌泉就得去哄灵烨,她便可以化去此劫了。

    不过上官灵烨终究宅斗功力深厚,知道仇大小姐在气她,她越是不爽,对手就越兴奋。

    所以上官灵烨在瞪了片刻后,还是压下了一肚子邪火,神色慢慢恢复了贵气娴静,重新靠回了软榻上:

    “是吗?那是我误会了,算你有心。”

    话落目不转睛盯着这边,等着瓜瓜继续。

    “……?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见上官灵烨不按照她的设想歇斯底里、拂袖而去,反而不喜不怒,等着她和左凌泉亲热,自然蒙了。

    现在让左凌泉停下,上官灵烨肯定就看出她在虚张声势,没有‘灵目前犯’的胆子,指不定还会奚落她。

    但不让左凌泉停下,难不成真继续?

    仇大小姐的犹豫,并未持续多久。

    因为要在‘被男友占便宜’和‘上官灵烨面前丢人’之间选一个的话,根本就不用去考虑。

    与被上官灵烨压住比起来,被情郎压住算个什么?

    就算上官灵烨真头铁,硬看完她和左凌泉鱼水承欢,也是上官灵烨被酸个半死,她无非和情郎进度快点,能吃啥亏?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仇大小姐气势起来了,把铜镜搁在床铺外的妆台上,面向自己,然后双手抱住左凌泉,主动啵啵脸蛋儿。

    啵啵啵~……

    上官灵烨睫毛明显跳了下,隔着千万里没法打断施法,此刻捍卫地位的唯一方法,就只有不动声色旁观,看仇瓜瓜能撑倒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脸皮薄如纸的仇瓜瓜,真敢在她眼前上演活春宫。

    两个老对手隔空相望,就这么卯上劲儿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被瓜瓜抱得很紧,看不到铜镜中的灵烨,心中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他正想停手,和稀泥劝解,却听见铜镜里传来:

    “你继续,好好伺候瓜瓜,刚好我也无聊,看看就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也是硬气,凑在左凌泉耳边柔声道: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都不介意,你还害羞?以前轻薄本小姐的胆子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能说什么?

    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他当闷不吭声的渔翁,还有活路,肆意插手,大概率同时得罪两个。

    为此,左凌泉也不客气了,主动吻上了瓜瓜,把白裙从肩头拉下,露出的淡青色的肚兜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身体明显紧了下,但胜负心硬压住了心底的羞耻,余光甚至瞄着铜镜,带着三分示威和挑衅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看似不动声色旁观,手儿却把大白猫都快撸秃了,她想了想,插话道:

    “哟~月华,瓜瓜,你这也太保守了。左凌泉,把情趣小衣拿出来,这么看着没劲儿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仇大小姐纯的很,上次在浴池见过灵烨穿的骚气丝袜,到现在还觉得不忍直视,从未想过自己穿出来。

    见灵烨怂恿,仇大小姐心中急转,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对哦,差点把这个忘了。左凌泉,你也没给我准备,下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抬了抬眉毛,笑意盈盈:“我亲手缝的,他在雷霆崖讨好了我半天,我才答应。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望向左凌泉,眼神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智更过人,神色平和,从玲珑阁里取出一套新的白丝套装,放在跟前:

    “灵烨不说我都忘了,嗯……你们聊,当我不存在即可。”

    ?!

    仇大小姐拿起轻薄白色镂空纱衣,发现尺寸还真是为她量身定做的!

    这个大色胚,竟然早有预谋……

    仇大小姐望着左凌泉,眼神儿似是要吃人!

    上官灵烨手儿撑着侧脸,抬了抬修长的柳叶眉:

    “穿吧,左凌泉最喜欢这个,你不会害臊不敢吧?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男朋友还这么‘贴心’,她还能如何?

    仇大小姐轻轻吸了口气,拿着衣物略微推开左凌泉,起身走向屏风:

    “稍等,我去换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补充道:“在这里换就行了,又没外人。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脚步一顿,思绪极为活络,示意身上的肚兜薄裤:

    “我脱了衣裳,还穿它作甚?你懂不懂什么叫惊喜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对这话倒是没反驳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抱着白色衣物,走进了画着桃花的屏风,而后青色肚兜,就抛出来,搭在了屏风上,动作极为潇洒。

    窸窸窣窣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说实话有点蒙圈儿,心里爱死宝儿大人了,却不敢表露,只是默不作声旁观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也是不动声色,安静等着仇大小姐窘迫难言、遮遮掩掩现身,或者直接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可惜,灵烨还是小看了瓜瓜找回当年场子的决心。

    为了复仇,仇大小姐也是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约莫等了半盏茶的时间后,月华和白色贴身薄裤,还有白袜,都搭在了屏风上。

    然后,一条套着花边白丝袜的长腿,就从屏风后探了出来,腿儿线条优美,白如羊脂,让整个屋子都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左凌泉和上官灵烨同时一愣,微微睁大眼睛,也算是夫妻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踏踏……

    仇大小姐只迟疑了转瞬,就大大方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并未点灯,从铜镜里散发的柔和光芒,恰到好处落在仇大小姐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缓步走向床榻,如墨长发披在背上,方才遮在身前的淡青色肚兜已经无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白丝质地纱衣。

    纱衣是睡裙的造型,很短,裙摆齐胯,带有花边,看似覆盖范围比肚兜大得多。

    但整件纱衣如同罩在身上的白雾,和透明区别不大,若非纱衣上点缀着小白花,不仔细看就只能看到上下的白色花边,其他地方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而里面……里面没有衣裳。

    以前瓜瓜穿着保守白裙,衣襟看起来确实不够宏伟。

    但这么一穿,又能明显看到团儿的尺寸,配合苗条纤长的身形,不大不小,可以说是完美无瑕。

    唯一可惜的地方,就是身前的两朵小白花,恰到好处的遮挡了关键点,什么都看到了,但最紧要的地方偏偏就被遮住了视线。

    往下,透过透明白纱,可以瞧见腰间的白色‘吊袜带’。

    两条丝带,勾住了过膝的白色长筒袜,让本就修长的双腿,多出了几分清纯感,外加一股别样的魅力。

    而最关键的地方,则是灵烨同款三角小布片,两侧以系绳系在臀侧,打了个蝴蝶结。

    布料覆盖范围小的可怜,严丝合缝……

    剩下的,不敢说了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不想露出花痴模样,但直愣愣看着走过来的瓜瓜,确实没法做出其他表情,眼神上下游移,都不知道该先看哪里,心中唯一的感觉就是——加上小翅膀,就是坠入凡间的天使……

    仇大小姐面对左凌泉火辣辣的目光,感觉穿着这身走出来,比光着上刑场压力都大。

    但瞧见灵烨震惊的眼神,这份紧张羞耻又给硬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双手没有遮遮掩掩,而是放在腰后,大大方方站在左凌泉面前,微微歪头:

    “嗯哼~”

    “咳——咳——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