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二十五章 仙子跳

    第二十五章 仙子跳 (第1/3页)

    落日与晚风,拂过波涛阵阵的海崖。

    姜怡观景台上静立,海风卷起了红色裙摆,猎猎作响,犹如海岸升腾的一团烈火。

    手中的翠竹吊坠,经过常年佩戴,呈现出了玉器般光洁的色泽,上面雕琢的画面,至今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深夜、小巷、侠客、刁蛮公主、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那是一切最开始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时站在雷霆崖,回想一路走来的时光,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。

    如今得到了幼年憧憬的一切,但好像又失去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姜怡摩挲着吊坠,认真回想了许久,才渐渐明白,失去的是彼此一穷二白时的烟火气;也是身为长公主,在江湖野小子面前有恃无恐的资本……

    如果能重来一次,还会不会失心疯,把到手的驸马,送去栖凰谷,送到饥渴小姨身边呢……

    如果真那样,不安寂寞的左凌泉,可能逃婚连驸马都不当了。

    她大婚当日驸马失踪,勃然大怒,发誓雪耻踏上修行道,追杀逃婚的负心汉……

    某天在修行道相遇……以彼此的天赋差距,还不是被按着打屁股……

    这剧情,说起来好像还不如现在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姜怡正摸着吊坠神游万里,背后忽然传来男人的熟悉嗓音,她本能握住吊坠藏起来,眼中才闪出惊喜,回过头来,结果……

    男人的面容近在咫尺,就等在肩膀上,这一转头,点着‘红花蜜’的艳丽红唇,就在脸上蹭了下,带出了一抹嫣红。

    一袭白袍左凌泉,露出三分错愕,往后退开一步,捂着脸颊: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你来真的……诶诶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姜怡已经柳眉倒竖,手按在腰间的宝剑红娘子上,剑出三寸寒光闪闪:

    “你这无耻小贼,我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连忙把出鞘的佩剑按回去,一勾姜怡的后腰,把她搂到怀里: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罢了,生什么气。大不了我还公主一口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勾起姜怡下巴,低头啵啵啵……

    姜怡久别重逢,还有点懵,被亲了好几口,才反应过来,捂住左凌泉的嘴:

    “你怎么见面就动手动脚?真是…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亲了两口尤觉不过瘾,又搂着姜怡的后腰,把她压得后仰半躺,来了个异常浪漫的深吻。

    姜怡挡了几下没挡住,也就放弃了抵抗,勾着左凌泉脖子,在海风猎猎的石崖上,被亲了个头晕目眩,才拍了拍左凌泉的肩膀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满意足收手,扶着姜怡站直,十指相扣手拉手:

    “刚刚才到雷霆崖,在天上就瞧见公主站在这儿当望夫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当望夫石?”

    姜怡紧紧握着左凌泉的手,辩解道:“我是闲着无聊,在这儿吹吹风……小姨才是真望夫石,听说你马上回来,这几天书都不看了,不是站在窗口发呆,就是偷偷摸摸在屋里整理刑具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眼前一亮:“是吗?清婉又弄出了什么新东西?”

    姜怡蹙眉道:“你晚上不就知道了……事先说好,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不准用来对付我。小姨喜欢折腾,你就让她自作自受……不对,收拾灵烨,你不在这些日子,灵烨都快上天了,可劲儿欺负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灵烨怎么欺负人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?当管家婆呗,啥事儿都是她安排,一副自己是大姐的样子,我要不是打架输了,才不听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打输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又?我境界比她低,能打個有来有回不错了,再给我两年时间,我肯定摁着她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相信公主,那个……你们打架就没赌什么彩头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没有!别说这个了,你这次跑去哪儿了呀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落日之下,两个人手拉着手,走过雷霆崖集市的后巷,回到了一栋大宅内。

    灵烨得知老祖即将凯旋,作为嫡传弟子外加铁簇府即将上任的府主,专门给老祖准备落脚的‘行宫’;免得某个长者闻讯过来拜见,发现东洲女帝和一堆女眷挤在三层小楼里。

    落脚的宅邸位于海岸,从后门直接可以登私人渡船,内部环境雅致,亭湖假山廊台庭榭一应俱全,住的人也不少。

    三人刚刚折返后,立了大功的团子,得到了应有的奖赏,被特许‘三天不封嘴’,在雷霆崖见啥吃啥不用看价钱。

    谢秋桃听闻之后,自然毛遂自荐当起了导游,直接拉着团子去八宝斋吃‘烤全鲲’,最近船队刚在东海捕获一条,正在广场上烤着,黑崖剑鬼楚毅等知名老饕都到了场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崔莹莹是桃花潭的老祖,出门浪了两年不管事儿,再不露个面,徒子徒孙就得把她忘了,此时回来后,就在前宅召见桃花潭的几个长老过问宗门事物。

    崔莹莹坐在大厅里,正襟危坐威严肃穆,不食人间烟火的老祖气度展现无遗;众长老和弟子,都是恭恭敬敬站着,不敢抬头直视。

    左凌泉路过时瞧见此景,不免联想到莹莹姐在床榻上,被修得‘不要不要’的场景,巨大的反差感让他心里颇为古怪,甚至还有点飘。

    不过怕被莹莹姐发现弄死他,左凌泉很快就压住了心思,默默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玉堂体魄想恢复全盛,还得去灵气如海的洞天福地修行一段时间,此时正在宅邸内的练气室调养,顺道安排各项事务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以及上官霸血等铁簇府门徒,都恭恭敬敬站在外面的庭院里,依次汇报最近的修行进程、各地情况。

    这等场合,左凌泉本该进去旁听,但外面站着的领头人,是自己滚床单的宝宝大人;里面坐着的老祖,是自己滚床单的堂堂大人,他往中间一站,铁定破坏‘师严徒孝’的气氛,所以自觉离得远远的,免得干扰玉堂的思绪。

    左凌泉拉着姜怡,来到后宅,找了下瓜瓜姑娘,结果从韵芝阿姨口中得知,陪着岳母大人逛街去了,尚未回来,便直接来到了姜怡居住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庭院内绿竹环绕,极为幽静。

    吴清婉在窗前就座,斜阳落在温润脸颊上,勾勒出了完美的侧颜;手里拿着一枚铜镜,里面是远在海对面的静煣,两人正在闲聊:

    “小左应该回来了吧?你怎么不出去接人?”

    “姜怡去了,我再跑去不是喧宾夺主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没事儿的话帮我做两条尾巴,我不会弄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玩呀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~”

    “不知羞……诶?凌泉来了,我先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清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