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二十章 不同桃李混芳尘

    第二十章 不同桃李混芳尘 (第1/3页)

    星月光辉落在焦土之上,烈焰早已熄灭,只有黑井附近还燃着一道火光。

    黑井上方重新修建了镇魔塔的地基,梅近水站在地上,按照方位把一块块阵石砌好,已经修建了丈余高,但距离完工还需要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方才一战,团子出了大力,战功显著。

    常言‘好用就可劲儿用’,大奶莹可没让团团休息的意思,把它当成了‘烧烤鸡’,帮忙处理残肢。

    崔莹莹从焦土中找到碎骨烂肉,以秘法封印在石匣中,让团子高温消毒。

    团子生无可恋的张开鸟喙,喷出火苗把碎肢烧成焦炭,然后踢进黑井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是烤鱼的话,团子肯定起劲儿,但天魔残肢显然不能吃;在忙活半天后,团子就开始消极怠工了,在地基上滚来滚去,最后直接小爪爪朝天躺在地上,倒着喷火,变成了团团煤气灶。

    呼呼――

    崔莹莹搜索完方圆百里,确定连一滴血珠都没放过后,速度才慢了下来,回到黑井旁边,蹲下身和撸猫似的揉团子的肚肚,从玲珑阁里取出灵果干投喂: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看把你累的,还凤凰,有你这么弱的凤凰?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团子接住灵果干后,翻身跃起,蹲在了崔莹莹胸口的豪宅上,咕咕叽叽,示意自己是凤凰,又不是地主家的驴。

    崔莹莹揉着团子,目光望向了远处的庭院。

    庭院里鸦雀无声,只能隐隐瞧见灯光。

    以玉堂的伤势来看,恐怕得躺上个把月才能下地,崔莹莹本想起身去换下情郎,自己来接手伺候闺蜜。

    但心念一动间,崔莹莹眼底又显出了几分迟疑。

    如今萧青冥暴毙,只要镇魔塔重新修建,永夜之地便没了潜在威胁,四人被迫联手的情况也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玉堂是正道领袖,师尊依旧是邪道魔女,彼此矛盾不可调和。

    团子已经到了跟前,她也能和左凌泉双修,三人必然能回去;而师尊则只能依靠左凌泉掌控太阴的能力,才能脱身。

    如果师尊不肯回头是岸,那等镇魔塔构建完成,四个人面临的就是死局,最优解都是把师尊扔在这里偷偷离开。往坏想的话,玉堂很可能和师尊爆发冲突,危及师尊性命,又或者师尊阻难,四个人一个都别想走。

    崔莹莹念及此处,思绪不免乱了起来,转眼看向虚拖阵石修房子的梅近水:

    “师尊。”

    梅近水白裙如雪,裙摆边缘点缀着几朵梅花,站在黑井边缘操控阵石,神色极为专注,听见声响后,才有了些许表情:

    “嗯?累了就去屋里休息会儿,为师一个人能胜任。”

    充满溺爱的熟悉口吻,让崔莹莹眼神出现了恍惚。

    依稀记得幼年,

    师尊处理向阳城事物或者琢磨阵法,她在旁边帮忙,乏了的时候,全神贯注的师尊,总会说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她当时就会乖乖点头说一句:“谢谢师尊。”然后满心窃喜的跑去外面撒欢儿……

    当前的场景,和幼年何其相似,但崔莹莹却再难找回幼年的那一丝窃喜,鼻子反而有点酸了。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团子察觉了崔莹莹的异样,仰头望向她的下巴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崔莹莹抿了抿嘴,压下心湖的波澜,把团子和灵果干放在地上,让团子自己吃。

    她起身走到黑井边缘,看着神色专注的白衣倩影,酝酿了好久的语气,最终还是用了最柔弱的一种:

    “师尊,你听莹莹一句劝,跟我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梅近水动作稍稍顿了下,回过头来,天生似醉非醉的桃花眼,带着温润如水的笑意:

    “多大姑娘了,还和小时候一样撒娇。”

    崔莹莹听见这么平淡的回答,眸中显出恼火: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吗?我还不是为了你好?等把镇魔塔修起来,你怎么办?你不回头是岸,我们不可能让你离开,你难不成准备老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梅近水转过身来,低头看着比她矮半头的徒弟,声音轻柔:

    “使命未完,为师想死都是奢望。在这里,为师是借用不了孟章神君之力,但只要身处天地之间,绝境之时神o总会现身予以神助,你们就算走了,也不用担心为师。”

    “那玉堂打死迷趺窗欤磕阒道玉堂不想对你下手,但她有什么办法?不把你灭口,心慈手软留你回去通风报信?”

    “玉堂伤养好需要些时间,等为师把镇魔塔修好,就藏起来,不会让她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崔莹莹抓住梅近水的双肩,用力晃了晃,晃得梅近水衣襟都上下乱颤:

    “你明明就和玉堂没有仇怨,你明明心里有我们,为什么要这般执迷不悟?你非逼我把你腿打断绑回去是吧?”

    梅近水幽然一叹:“在这里,你们尚有机会对付为师,到了九洲大地,九幽雷池都关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崔莹莹也是恼了,当即就把梅近水摁倒在了地上,骑在后腰,掏出五彩绳绑龟甲缚:

    “那就在这里对付你。我们也不急着走了,待会就让左凌泉给你破瓜,我就不信你被睡个几百次,还养不出点感情来……”

    梅近水任由崔莹莹折腾,声音依旧轻柔:

    “为师会回去的,等把事情忙完,你们不让我回去,我也会回梅山,到时候你们把我关起来也好,直接下葬也罢,为师都不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那时候,一切都晚了。以你和玉堂的性子,肯定得没一个,大家一起活着不好吗?异族没了你就转不动不成?”

    梅近水微微颔首:“为师在异族,异族才能按照既定路线走,没为师,异族只会导向极端,最后可能我们一人都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崔莹莹困了片刻,动作停了下来,但情绪也压不住了:

    “那你要我怎么办?我啥都不管,看着你们打生打死?”

    梅近水被摁着有些不舒服,就把旁边歪头好奇打量团子搂过来,当抱枕垫在脸颊下面,引来一声“叽?”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打死玉堂,她也打不死我。你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,等为师把这些琐事忙完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崔莹莹在心底里,其实更相信师尊无所不能,再三劝说无果后,也只能哼了一身,起身负气而走。

    “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走出几步,崔莹莹又转回来,把被当做小枕头的团子抱起来,走向了庭院。

    梅近水解开束缚,站起身来幽幽一叹,继续修建起镇魔塔,不过想想,又提醒了一句:

    “玉堂遮蔽了声息,应该在忙,你去我屋歇息吧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