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十九章 威风堂堂

    第十九章 威风堂堂 (第1/3页)

    冷月清辉,洒在雅致庭院内,灯火昏黄的窗纸后,回响着男子的柔声细语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后,屋子里的声息忽然被遮掩了。

    房间中,左凌泉躺在床榻上,怀里抱着身着金色开背裙的高挑女子,手指轻柔治愈着脊背上的伤痕,依旧在孜孜不倦的柔声劝说:

    “为了以后不遇上这样的困境,也为了苍生安危,让我帮你修炼治伤好不好?咱们啥都不想,单纯是我助前辈修行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面对面趴在左凌泉胸口,脸颊跃过肩头,埋在软枕里,看不到表情,已经很久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常言‘烈女怕缠郎’,哪怕采取鸵鸟战术不回应,耳边的柔声细语依旧传到了心底,上官玉堂心中早已埋下了种子,心智再坚若磐石,在左凌泉这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的软磨硬泡下,又能坚守到几时。

    在被抱着软磨硬泡良久后,上官玉堂握了握拳头,又慢慢松开,在枕头下闷闷的开了口: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……本尊身为东洲首脑,为了东洲太平,确实不该把这些,看的比苍生安危重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,便是顺着左凌泉的台阶往下走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话语一顿,继而眼底流露出惊喜和如释重负,他贴在上官玉堂耳边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前辈明大义就好,嗯……那咱们开始修炼治伤?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脸颊始终埋在枕头上,沉默少许后,没有动作,但肋下的龙鳞长裙,又收缩了些,一直收到腰间,裙摆也缩短到膝上三寸,变成了过膝短裙。

    龙鳞长裙这样一缩,腰上风景净收眼底,从侧面,还能看到被身体压扁的大团儿,压在左凌泉胸口的白袍上。

    短裙之下,是雪白无痕的修长腿儿,笔直圆润,长度惊人,无论从什么角度看,都是世间独一档的人间绝色。

    可惜,左凌泉被老祖压着,只能看到老祖的肩头和黑发,其他地方从什么角度都看不到,只能感觉到胸口鼓囊囊的触感更清晰了些。

    左凌泉刚才确实只想着修炼治伤,没有太多歪心思,但老祖一松口,他就有点心猿意马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略微抬头往下瞄了瞄,只能勉强看到龙鳞短裙,就想把上官玉堂推起来些,仔细看看胸前有没有伤势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脸埋在枕头里,神色如何不得知,但语气依旧保持着老祖的不温不火,玉肩轻扭闷声道:

    “你要修就赶快修,别等本尊后悔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确实怕玉堂忽然反悔,但动都不让动,他想修炼也做不到呀。

    左凌泉手顺着肩头滑向肋下,刚触及白团儿的边缘,双手就老祖给捉住了手腕,按着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左凌泉有些无奈:“前辈,双修的路数您应该知道,不让我看也罢了,还不让我碰,我总不能神交吧?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双手和左凌泉十指相扣,把他的手按在床铺上,稍微迟疑了下,可能是觉得这么确实没法运功,就抬起腿,放在了左凌泉腰侧。

    这个鸭子坐的姿势,是灵烨当年骑马,被上官玉堂撞见的姿势。唯一区别是灵烨当时坐着,老祖则紧紧趴在怀里,腿上没有吊带袜……

    !

    左凌泉稍微感觉了下,能略微感受到温软火热,把碍事的裙子和袍子弄掉,确实可以运功。

    但他什么都看不着,只能握着老祖的手,就这么修炼,感觉太古板了些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心跳的很快,有点怕玉堂忍无可忍反悔,但还是心平气和的得寸进尺:

    “再为了修行,第一次也很重要,现在有条件认真点,还是不能太仓促。前辈今天听我指挥行不行?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早已知晓左凌泉的性子,她手握的紧了几分,又松开了些: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亲前辈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就是了。”上官玉堂脸颊微侧,让左凌泉可以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嘴对嘴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又沉默了好久,没有回应,但也没拒绝。

    她慢慢把脸颊从左凌泉肩膀处抬起,露出了看似古井无波,但难掩涨红的英气面容。

    左凌泉下意识瞄向脖颈下方,又连忙把眼神移回来,落在了那双锋芒毕露的眸子上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也是心智过人,心里有多大的风浪不知晓,反正神色还稳得住,她低头看着左凌泉,四目相对,眼神依旧威严:

    “算你不要脸。多的话,本尊也不说了,咱们心里知道就好。但修炼之前,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,询问道:

    “前辈当老大?”

    堂堂东洲女武神,要求显然不会这么肤浅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双眸微微一眯:“本尊从来不坐第二把交椅,你答不答应,能影响本尊的地位?”

    左凌泉仔细一想:“倒也是,嗯……那是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认真望着左凌泉的眼睛: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你不能走取死之道;也得护着身边人,不让我们走取死之道;更不能违背正道操守,要和我一样继续捍卫九洲苍生。你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这个要求听起来简单,但实行起来难度极大。基本上等于‘家国两全、有得无失’。

    左凌泉眨了眨眼睛,显然是意识到了这三条同时达成的难度,没有信口开河直接答应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也清楚顾全所有很难,但还是认真道:

    “‘有得必有失’是天道,但修行中人,走的是逆天之路。顾全所有看似不现实,但如果都知道能达成的话,还要我们这些‘寻道者’作甚?我们要走的,就是前人没走过、没走通的路,你觉得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?”

    左凌泉仔细斟酌后,自信点头:

    “有,今后前辈所行之道,就是我所行之道;我所行之道,还是我所行之道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满意点头,凝望左凌泉良久后,端了不知多久的长辈架子,在四目相对中渐渐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窣窣——

    房间中白雾弥漫,柔和光线照亮了床榻角角落落。

    身着龙鳞短裙的上官玉堂,轻吸了口气,手儿撑着左凌泉肩膀,把身子撑了起来,渐渐离开了左凌泉胸口,如墨长发从肩头瀑布般洒下。

    !!

    左凌泉躺在枕头上,本来深情望着玉堂的双眸,但随着玉堂坐起身来,眼前犹如升起了两轮满月。

    散落的发丝如同月前的流云,隐隐可见月宫之中的山巅绝景。

    这扑面而来的压迫感,竟是比玉堂穿着龙鳞长裙摆出女武神气场还要强百倍。

    左凌泉本想继续保持深情款款四目相对,眼睛却不争气的不听使唤,移不开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居高临下,如墨长发自双肩披散而下,略微遮挡了丝毫不受重力影响的那什么,眼神依旧如同睥睨苍生的人间女武神:

    “本尊确实对你有意,具体什么时候动的情丝,说不清楚,只希望你别让本尊失望。本尊目光如炬一辈子,从未看错一件事、一个人,要是老来识人不明,栽在小年轻手里,会遗臭万年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说话,自然带起了气息的起伏,一动一静之间,微微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