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十三章 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

    第十三章 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 (第1/3页)

    时光飞逝,转眼已是半月后。

    地底深处的洞府内鸦雀无声,大厅之中,暖黄的灯光洒在角角落落,场景与最初没区别,但不同的是,屋子里笼罩上了蒙蒙白雾,原本需要灵气驱动的日常器具,也都发挥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白雾是浓郁到肉眼可见的天地灵气,换在平时,浓度已经堪比福地风水穴位,足以供玉阶修士正常修行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白雾之间却出现了两个明显的漩涡,就如同水池下面多了两个漏斗。

    从左凌泉身上源源不绝涌出的精华,被两个气质截然相反,却同样貌美若仙的女子,如饥似渴的纳入红唇之间……

    虽然形容不太恰当,但实际情况确实是如此。

    左凌泉白色地毯上盘坐,玉堂、莹莹、梅近水三个各有千秋的大姐姐,则呈三角形围在左凌泉周边,结成了一个刚开创出来的阵法。

    法阵以左凌泉为阵眼,用神使的身份操控太阴神力,梅近水施展独创法门,化阴阳之力为五行灵气,相当于把他当做转化器。

    此地太阴之力充裕至极,转化速度很快,左凌泉早已恢复全盛之姿,但要喂饱玉堂和梅近水,还是有点望洋兴叹之感。

    左凌泉试图注满堂堂的身体,但认真运功半个月,凝练的天地精华犹如送进了无底深渊,根本不见边际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修行会持续几个月,直至两人恢复伤势、气海充盈,再一起出去灭掉萧青冥。

    但暗中的对手,显然不会给他们这么长的喘息时间。

    鸦雀无声的大厅中,左凌泉安静盘坐,正认真运转法决之际,忽然听见‘轰隆隆……’的声响,整个洞府出现了些许晃动。

    四人警觉性很高,同时停下功法运转,睁开双眸看向上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崔莹莹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略微感知:“地龙翻身。”

    “地震?”左凌泉眉头一皱,感觉有点不妙。

    而事实也如他所料,话语刚落,洞府所在的基岩就开始晃动,虽然洞府整体构架安然无恙,外面的石壁却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咔咔咔——

    梅近水站起身来:“事前勘探过此地,不可能出现意外,必然是有人诱发了地龙翻身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仔细感知:“没察觉灵气波动,怎么诱发的地震?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取出了金锏,玄武盾也浮现在了背后:

    “听动静应该是以洪水冲垮山根,致使整个山体动摇,洞府所在之处山体中空,动静反馈与别处有差异,萧青冥必然能听声辨位发现洞府所在,恐怕很快就到;凌泉,你跟我先出去,你们俩殿走后面。”

    面对一位仙君,还是以狡诈出名的散修,没人敢大意。

    梅近水内视气府经脉:“我伤没痊愈,你呢?”

    “伤势比你好些,气海恢复不到三成,萧青冥若是全盛,不好打,找机会脱身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走出大厅,没有动用术法,直接跃起沿着山体裂开的缝隙,往地表攀去。

    左凌泉回头看了眼,有点不放心莹莹,但梅近水蔫儿坏不假,对莹莹的关爱也有目共睹,所以他只说了声:“你们当心”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崔莹莹目送两人身影消失后,才隐匿声息,和梅近水小心上浮至地表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搅动风雨的雷暴,把天地变的忽明忽暗,地动山摇带来的塌方和泥石流,转瞬摧毁了山野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冲出地表,犹如掠过夜空的飞燕,没带起任何声息,落在了一颗已经倾斜的古木树干上,左手提玄武盾,双眸如鹰迅速扫视电光下的山野。

    左凌泉腰间两把仙剑交错,落在上官玉堂背后,为防被对手发觉,不能以神识探查周边,只能靠听力和视觉来分辨敌情。

    唰唰唰——

    除开地动山摇和暴雨,周边似乎没有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但上官玉堂扫视不过一瞬,目光就锁定了两里开外一座正在垮塌的山壁下方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目光微凝,瞬息爆发出最强气势,冲向山壁,自夜幕之下看去,就好似大地上忽然冲出一条金色长龙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反应丝毫不慢,提剑相随紧跟玉堂身位,但彼此道行差距有点大,只是一个起步,就被玉堂甩开了半里距离。

    也是在此时,左凌泉发现冲出去的老祖身形猛顿,似乎意识到不对劲,他心底也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!

    左凌泉暗道不妙,甚至来不及探查下方,手中惊堂剑已经跟随战斗本能出鞘,一剑刺向对手最可能出现的位置。

    飒——

    剑鸣如泣!

    左凌泉战斗直觉强到非人,这次依旧猜对了,如果对手是妖刀古辰之流,必然被这一剑的锋芒逼退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藏于暗处声东击西的对手,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仙君。

    萧青冥散修作风贯彻始终,从不讲究什么武德、身份、是否阴险下作,只要出手便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当空掠过的瞬间,把自己埋在泥石流下收敛全部声息的萧青冥,也在顷刻间爆发出了‘战神’的浩瀚气势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下方的大地,被强大气劲撑起,化为半圆形的隆起,方圆足有百余丈,表面布满蛛网裂纹,裂纹之间是近乎狂暴的土黄色流光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地底传来沉闷爆喝,继而隆起的地表炸开,一道硕大拳影直击空中小如米粒的左凌泉。

    散修从来都是走‘杂家’,万事靠自己,武学、术法、炼器、医术什么都得学,萧青冥的武道造诣,肯定没有专精一道的武神剑神高,但能位列仙君,这一拳也有了武道极境之威,打个玉阶后期的小剑修,属于杀鸡用牛刀。

    左凌泉出剑速度登峰造极,但和山巅最强十人比起来,中间还是差了十来个江成剑,能反应过来已经属于战斗直觉非人,想正面挡下一击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在命悬一线的压迫下,左凌泉本能调动了一切可用力量,天幕之上传来了一股浩瀚神威,只是心念一动,竟然就硬生生在面前撕开了一道空间裂口。

    这是忘机修士常用的御敌之法,也只有这一招,能规避萧青冥摧山震海的恐怖气劲。

    但左凌泉终究没入忘机,靠着古神低语施展出越境神通,也难以游刃有余操控,只能吞没拳风聚力于一点的正面,边缘余波落在身上,依旧是重伤的下场。

    好在上官玉堂战斗素养登峰造极,冲出去的瞬间,已经察觉不妙,强行折身回到了左凌泉面前,带有玄武浮雕的巨盾挡在了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天幕之上发出一声雷鸣般的爆响。

    拳影落在玄武盾上,震开了密集雨幕,以盾牌为中心,在黑云之下冲出一个巨大空洞。

    面对萧青冥全力一击,上官玉堂格挡的并不轻松,哪怕玄武盾没有破防,势不可挡的冲击力,依旧传递到了支撑巨盾的双臂之上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伤势没有痊愈,气海也不充盈,不好硬抗化解,身形顿时往后飞去,撞在了左凌泉怀里,两个人一起被砸向了高空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被玉堂撞进怀里,并用什么温香入怀的旖旎,感觉更像是一面城墙砸在身上,自己变成了卸力的缓冲,被震得气血翻腾发出了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好在冲击力九成被玄武盾抵消,左凌泉还不至于被震伤,飞向高空的半途,抱住了上官玉堂,当空稳柱身形,帮忙抵消冲击。

    对手露面,梅近水和崔莹莹自然不会看戏。

    梅近水在萧青冥出手的瞬间,已经从地底冲出,双手虚抱,掌心之间出现青紫雷球,继而雷矛便如同连珠箭般,激射向萧青冥。

    飕飕飕——

    可惜,梅近水伤势远比上官玉堂重,萧青冥又从纯阳雷法的痕迹猜到了梅近水,对其本就有所提防。

    在雷矛激射而来时,萧青冥已经抬手掐诀,周身出现三个土黄阵纹,围绕身体回旋,雷矛落在阵纹上并未炸开,反而被瞬间拆解,化为雷霆之力导入大地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雷矛持续转瞬就停了下来,雨幕也重新覆盖了大地。

    惊天动地的一轮交手后,五人都定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和梅近水没有再抢攻,都皱起了眉头,露出了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两人都能看出,萧青冥浑身无伤处于全盛,就是不知道气海是否充盈;如果气海储备也足够充裕的话,再打两轮没取得战果,她们必然因为后继无力陷入颓势。

    萧青冥一袭灰袍站在阵纹之内,也没有急于动手。

    毕竟上官玉堂和梅近水同时现身,威慑力还是有的,没人敢大意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交手,萧青冥察觉到两个山巅女仙君锋芒不够盛,肯定受了伤。

    仙君级别的强者,只要气海充盈,就只有战死,没有重伤不愈的说法;伤既然没好,那必然是气海难以支撑修复体魄伤势,两个人的气海储备,大概率只能维持一轮全力搏杀。

    萧青冥有把握扛过一轮,带对方不止这两个老熟人,他把目光放在上官玉堂背后的陌生年轻人身上,目光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刚才萧青冥选择先杀左凌泉,是因为他熟悉上官玉堂,再强心中也有个估量;而那个在内陆湖出剑的剑客,哪怕境界不高,却掌控着他没接触过的‘未知’力量。

    对走到修行道尽头的强者来说,‘未知’的可怕远超过同境强者,如果不把这隐患先解决,很可能面临预料之外的情况。

    方才萧青冥通过天幕上的动静,察觉到此子掌握的,可能是凡人不可能掌握的‘太阴神力’。

    在有未知力量干涉的情况下,萧青冥贸然血拼,显然是不智之举。

    乌云汇聚,雨幕从新落下,分处天地各处的五人,无声对峙。

    萧青冥扫视四人片刻后,收起了抬起的双手,换为负手而立,脸上露出如见老友的笑容: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