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十二张 为师也不小呀~

    第十二张 为师也不小呀~ (第1/3页)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雷霆裹挟强风,掀起数丈高的巨浪,密集雨珠倾盆而下,天地昏暗无光。

    一座黑色礁石立汪洋之中,上方修建着高塔,顶端闪烁着隐隐流光。

    碍于滔天巨浪,塔上的门窗早已封闭,只留一名负责看守中继塔旳修士,顶着风雨在高塔顶端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海礁边缘,一个狭小的石头缝里,两只海鸥窝在狭小的凸起上,面前摆着两根小鱼干。

    前面则是一只毛茸茸的白团子,堵在入口处,用胖乎乎的体型遮挡着风雨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哪里了?是不是在下大雨呀?”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,你是凤凰,累了就歇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团子蹲在石头礁石边缘,脑袋上顶着秋桃给它做的叶子斗笠,面前放着小牌牌,和娘亲抱怨着海上的鬼天气;静煣则在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作为一方神祇,团子肯定不怕下雨;但作为主张五行之火的神祇,这种天上地下全是水的环境,也着实不怎么让鸟鸟欢喜。

    和老娘报过平安后,团子用爪爪收起了天遁牌,乌溜溜的眼睛望向了北方。

    出门去接小左,团子本以为没多远,哪想到天地比它想象的要大,环境也非常恶劣,想找个软和地方都找不到,只能花小鱼干住‘民宿’。

    作为白凤凰,不睡觉其实也没啥,但这雷暴天气着实讨厌。

    团子在礁石下蹲了片刻,觉得休息的时间有点久了,便望向天空,凭借感觉,想让厚重雷云散去。

    以‘团团大仙’的天赋,学会改变天气很容易;但一个外来官儿,在海上改变风水走向,干行云布雨的活儿,不用想都知道会遇上什么。

    团子正暗暗酝酿,还没把厚重积雨云移开,就发现礁石下的海水传出‘哗啦’声,继而一个狗头那么大的龙脑袋,就从面前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团子乖乖站好,装作什么都没干的样子。

    天神地祇就是天地的化身,在生灵之前现世,永远都是能把目标一口吞掉的大小;团子只有奶奶大,东海龙王自然也变成了一条不过丈余长的袖珍小龙。

    蛟龙低头望着团子,显然有点不满。

    团子摊开小翅膀,“叽叽叽……”嘀咕,打招呼攀交情。

    东海龙王是纯粹的神祇,早已脱离了生灵的低级趣味,眼神叮嘱团子不要在它地盘上兴风作浪后,就准备消失。

    但团子觉得咱俩都是山大王,来都来了总得行方便吧?它连忙从盒子里取出小银鱼鱼干,摆在面前,算是‘上贡祭海’。

    可惜,小鱼干本就是海中孕育的生灵,被陆上生灵捕获,算是窃取了海里的天地资源。团子拿海里的东西上贡东海,龙王能领情就见鬼了,根本不搭理。

    好在团子机灵,联想到上次龙王送它水精,它连忙张开翅膀,红色流光从身上涌出,在面前凝聚出了一个脑袋大的红色光球:

    “叽~”

    龙王见团子如此坚持上贡,就张口吞下了光球,继而就有黑雾流散,漫天的暴雨又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团子都蒙了,眼神意思约莫是:鸟鸟让你停雨,你怎么越下越大了?

    蛟龙肯定不会理会团子的困惑,毕竟它一条海域龙王,总不能表演喷个火吧,转身又要消失。

    团子这次可不乐意了,吃了鸟鸟的东西不办事还想走?本地的山大王都这么没礼貌的吗?

    团子连忙飞起来,落在蛟龙的背上,抬起翅膀指向北方:

    “叽叽叽~”

    蛟龙可能是被这新人烦到了,一丈龙身扎入海水,把团子带着潜入了海里。

    “咕噜噜……”

    团子很不喜欢水,等满眼恼火浑身湿漉漉从海水里钻出来时,却见龙龙已经无影无踪,中继塔所在的礁石和雷暴雨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万里晴空、万里碧波。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团子有点蒙,如同鸭子般飘在水面上,来回游了两圈儿,才看出,它应该来到了东海与北海的交汇之处。

    团子歪眼前一亮,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,连忙往北方游去,把脑袋扎水里:

    “咕噜噜……”

    这模样,倒是颇有几分敲地面喊“土地老儿快出来”的神韵……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经过去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地底深处的房间里,左凌泉腰背笔直在床榻上盘坐,认真运行着刚琢磨的功法。

    崔莹莹也认真盘坐。

    但碍于坐的地方不平坦,姿势肯定不标准,胳膊只能环住左凌泉的脖子,下巴搁在肩膀上,闭着眸子,脸颊很烫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我……我有点累……”

    “歇会儿,交给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闭着眼睛,双手托住两瓣白月亮,把莹莹姐往上捧起来些,又重重放下去。

    “呜~”崔莹莹轻咬下唇,在左凌泉背上轻砸了下:“你轻个些~!”

    左凌泉勾起嘴角:“莹莹姐不是不怕吗?怎么开始讨饶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废话,我气海充盈,又不用炼化灵气,全在给你帮忙,还得自己动来动去……”

    崔莹莹抱着左凌泉的肩膀,略显熟练的腰儿轻摇:

    “效果怎么样吗?”

    “很有用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在修炼之处,是有些体力不支,但尝试运转老祖构建的法门后,就发现冥冥中的太阴之力,在他和莹莹姐体内,转化为了五行灵气。

    两人身处天地极阴之地,太阴之力可以说无处不在,而且极为强横。

    但按照天道法则,阴阳融合才能孕育出五行,不能无中生有,所以转化五行灵气,需要太阳之力为引。

    此地永世不见天明,太阳之力稀薄到极致,和正常地域比起来,就是星月光辉和正午太阳的差别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阴阳之力的强大依旧超出了常人的理解,经过一夜苦修,左凌泉的气海就已经恢复到六七成,床里床外的战斗力,自然也上来了,再无虚浮之感。

    见莹莹姐确实有点累了,左凌泉没有贪得无厌,逐步收起功法,倒头躺在了枕头上,双手紧紧抱住了莹莹姐,双腿弓起摆好架势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崔莹莹趴在左凌泉身上,有点茫然,低头看向近在咫尺的脸庞,还想询问,就发现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如急雨打芭蕉。

    崔莹莹捂着嘴浑身急颤,眼泪都出来了,想挣脱却躲不开,只觉左凌泉要弄死她。

    好在片刻后,还是熬过来了,她眼神委屈中带着恼火,锤了左凌泉一下,然后就趴在左凌泉胸口,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轻轻舒了口气,缓了片刻后,才凑到耳边道:

    “娘最想你抱个胖娃儿回去,莹莹姐要争气哦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崔莹莹眨了眨眸子,慢吞吞撑起身,挪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左凌泉身上一空,有些茫然,坐起身来看向穿衣裳的莹莹姐:

    “不乐意?”

    “哪有不乐意,就是……就是我们才刚那什么,清婉呀、灵烨呀,她们都没动静,我忽然抱个大胖小子,还不得被她们笑话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帮莹莹姐把背后的系绳系了个蝴蝶结: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笑的,等她们有了,娃儿都得指望你和清婉养活……”

    崔莹莹听到这个就来气:“还养娃儿,就你那德行,怕是得和娃儿抢饭吃,还会享受,得媳妇捧着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笑。”

    崔莹莹满眼嫌弃的穿好裙子,白皙脚儿轻轻踢了左凌泉一下:

    “还不快出去,都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麻溜穿好衣裳,想在莹莹姐脸蛋儿啵一口,却被推开了,他只好嘱咐莹莹姐休息会儿,独自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房门外的大厅里鸦雀无声,梅近水在外面盯梢,上官玉堂则在罗汉榻上正襟危坐,因为没有灵气可以炼化,手里拿着金色长锏,用绢布轻轻擦拭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椅子上还坐着个敦实小丫头,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,大大咧咧翘着二郎腿,草鞋摇摇晃晃,正说着:

    “上次打的真过瘾,九尾狐也不过如此……堂堂,咱们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