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十章 怂怂本色

    第十章 怂怂本色 (第3/3页)

扣玉碗上轻吮……

    然后脑壳就挨了一下脑瓜崩!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左凌泉抬起头来,有些无辜。

    崔莹莹脸色涨红,气息起伏不定,眼神颇为怪异。

    毕竟闭着眼睛被欺负,和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被毫无尊重的轻薄,完全是两回事儿!

    崔莹莹出于心底的羞涩,把衣襟合上了些,理直气壮道:

    “咱们……咱们是在修炼,研究脱困的法子,你直接来不就行了嘛?这些地方,以前又不是没摸过……和没断奶的娃儿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自己扭来扭去,想褪下裙子。

    左凌泉都有些无奈了,他往上趴了些,低头看着莹莹姐,在她脸蛋儿上捏了下:

    “没这些放松,你受不了,硬莽很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怕疼?”

    崔莹莹做出不悦模样,把左凌泉手抓住:

    “我半步忘机的道行,有什么受不了的?你直接来吧,我皱下眉头我就不信崔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自然不会答应这么莽的做法,他柔声劝慰:

    “就算是修炼,也得讲究流程,直接那什么,要是莹莹姐吃不住疼,半途而废,可能就错失了大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崔莹莹眼神坚决:“长痛不如短痛,你赶快点,不然玉堂进来就麻烦了……我忍得住。”

    这哪儿是‘长痛不如短痛’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可是很心疼媳妇的,再怎么也不能硬来,他略微琢磨,只能道:

    “要不先试验一下?莹莹姐要是能忍住,我就直接开始修炼。”

    崔莹莹眼神不解:“怎么试验?”

    左凌泉凑到耳边,轻声低语,右手也顺着腰线滑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崔莹莹聆听了下,羞红脸颊微微一白,继而眼底就涌现被冒犯的怒意:

    “啐——,这你也想得出来?这怎么行?”

    左凌泉只是想让莹莹知难而退老实听话罢了,认真道:

    “真修炼可比这可怕,莹莹姐连这都怕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一个地方,能比吗?你……你怎么这般无耻?”

    崔莹莹面红耳赤,手儿掩着身后,都有些生气了,想翻起来,先和左凌泉讲讲‘双修之道’的原理。

    左凌泉把崔莹莹按住,认真道:

    “看嘛,你连假‘修炼’都受不了,又怎么知道能抗住真‘修炼’?害怕就乖点,听莪的,我有经验,保证莹莹姐不难受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温柔凑近,想让崔莹莹先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但崔莹莹性格比较叛逆,属于喜欢和人对着干那种,而且她实在受不了自己睁大眼睛,看着左凌泉轻薄她,略微犹豫后,咬了咬牙:

    “试试就试试,你看我能不能抗住!”

    啥?!

    这次换左凌泉蒙了!

    “额……这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,再磨磨蹭蹭,我把你按着自己来了。”崔莹莹强撑气势,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左凌泉说实话挺想被动躺着,但知道莹莹姐肯定做不来。他犹豫再三,微微点头,取出了一个狐狸尾巴,让莹莹姐先明白左家后宅的深浅。

    崔莹莹瞪大眸子,看着毛茸茸的狐狸尾巴,移动到了她的背后。

    刺啦——

    质地精良的黑丝裤袜出现战损,白如羊脂的肤色,出现在烛光下。

    崔莹莹起初还强自镇定,但左凌泉手刚接触的柔滑肌肤,就是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她连忙规规矩矩躺好,把狐狸尾巴抢了回去,抱在怀里,咬了咬下唇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这模样,显然是怂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就知道会如此,带着笑意问道:

    “不试啦?”

    “啐……”

    崔莹莹脸色涨红,眼神望向别处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左凌泉心满意足,凑到面前,吻住了紧闭的红润双唇。

    男子的重量压来,崔莹莹眼神忽闪,但未躲避,稍作扭捏后,还是双手抱住了左凌泉的脖子。

    深吻过后,便是意乱神秘……

    7017k

    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