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二章 有蛟龙处斩蛟龙

    第二章 有蛟龙处斩蛟龙 (第1/3页)

    万人鸦雀无声中,左凌泉抬眼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天幕之下,开启了一道大门,一袭金色龙鳞长裙的女子,背后悬着黑色玄武大盾,周身金龙环绕,缓缓飘过云海仙宫, 等穿过空间裂口,人影已经莅临于这片天地。

    九宗尊主、中洲剑皇,乃至守在登潮港未退半步的仙师、散修,都在此刻暗暗松了口气,犹如吃下了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面对强敌漏出爪牙,代表的是心底的忌惮和不安。

    而背后真正站着一尊顶天立地的擎天巨柱, 无论面前是天崩地陷、还是神魔临城,所有人能表现出来的只有从容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这个名字, 对于外洲修士来说, 是‘女武神’,是‘蛮王、梦魇’,是不可违逆、不可冒犯,甚至不能直呼其名的禁忌象征。

    但对九宗修士来说,她就是从容不迫的资本。

    九宗无论尊主还是剑皇,都怕上官玉堂,哪怕平辈相称的商诏、陈朝礼,私下也会在做每件事情前,想想上官玉堂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但东洲所有人也知道,当强敌来临时,这个令人谈之色变, 平时连见都不想见的女阎王, 是他们最不需要惧怕的人, 反之,只要她站在东洲,武神也好剑神也罢,异族首脑还是妖族之主,可敢对东洲不敬半分?

    上官玉堂不需要证明自己,当年魔神窃丹灭世,一往无前以凡人之躯撼动神明时,她已经证明过,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,能让她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现如今一群异族到门前叫阵,他们又能有魔神窃丹的几成道行?

    江成剑手离开了剑柄,改为负手而立,目光投向了上官玉堂背后的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帝诏尊主、伏龙尊主,还有站在黑龙双角之间的仇泊月,也首次放松心弦,把注意力从梅近水身上移开,看向了东洲阵营里唯一的药师。

    东洲过三千岁的修士,都难以避免和梅近水有渊源,因为人家是东洲旧主,还一家独大,想在东洲站稳,就必须得过去拜门头,窃丹之战时, 更是所有人都听从梅近水的号令。

    但论起感情之深,恐怕没有人比得过被梅近水视作女儿看待的崔莹莹。

    上次在中洲, 崔莹莹情绪失控,为了梅近水差点与东洲为敌的事情还让人记忆犹新,现如今再次面临这种场面,尊主剑皇都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缺个温夜庭,对东洲来说只是少個二线术士,他们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缺个崔莹莹,能给他们吊命的,可就只剩二流豪门药王塔了,俗世都知道兵马未动、粮草先行,仙家何尝不是如此,有没有巅峰医师坐镇,打起来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而崔莹莹这次,没让所有人失望。

    崔莹莹跟着上官玉堂出来,瞧见悬浮御空的师尊,脸上没流露出半点思念和敬重,开口直接怒声道:

    “梅近水,你为何言而无信?”

    这怒意不是装的,上次歇斯底里,是因为梅近水独自回来,孤立无援,除了她没有任何依靠。

    而这次大军压境,崔莹莹便完全卸下了包袱——战场无父子,她只是九宗尊主,和面前的强敌不存在半点渊源;就算有,那也是敌军落败惩治俘虏时的事情。

    梅近水似乎也忘了这层师徒关系,所以直接无视了嘤嘤叫嚣的九宗二线小杂鱼,目光放在上官玉堂身上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出现后,在东洲阵营之前悬停,眼神淡漠,并未言语,因为手下还没完事儿。

    左凌泉被古神眷顾,干跑奎炳洲老二,无论他境界如何,地位方面已经可以和江成剑并肩了,仙家的话语权都是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左凌泉持剑而立,面向异族千军万马,朗声道:

    “梅仙君手底下,如果都是这种软脚虾,今天也不用打了。东洲能对标尔等中等马的下等马,确实不好找。”

    这些垃圾话,是用来打击对方士气的,攻心为上攻城为下,便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异族开场败阵,还是混元天尊张芝鹭被对方一个小辈打的抱头鼠窜,气氛自然有点不对了。

    东洲阵营则是气势高涨,哪怕没人嘲讽叫嚣,依旧能感觉到满城修士流露出的傲气和战意。

    张芝鹭并未受重伤,丢这么大个人自然恼火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仗着些奇门方术,打了个一招鲜罢了,口气别那么大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抬起惊堂剑,指向异族集群中的张芝鹭:

    “本事不行嘴倒是挺硬,你这张嘴,莫非是商老魔给你锻造的仙兵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混元天尊张芝鹭,被这话差点气死,想要再度上前,却被人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毕竟修行道就是败者食尘,输了没有话语权,死缠烂打不认账,只会让己方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梅近水始终保持着笑意,此时才开口道: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,你这性子,和当年的玉堂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是正邪两道共识,不过硬说起来,女武神当年还是要拽一点,因为她布衣之身单枪匹马打天下,背后没这么多人撑场面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在左凌泉打完嘴炮后,才开口道:

    “梅近水,你孤身前来,是活够本了,想落叶归根?”

    梅近水带着十来万修士,但异地作战对上另一位仙君,这些中低境修士作用真不大,说‘孤身’也不算问题。

    梅近水悬于云端,声音淡雅:“我是否孤身前来,不重要,我的性子你们知晓,既然来了这里,就有十成的把握。我等虽道不同,但终究是昔日道友,我想你们也不想打的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“如果肯听我一句劝的话,你们最好放下兵刃,大家以后还是亲朋好友,即便你们现在心有不满,日后我也会让你们理解,时间会证明一切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挑起下巴:“你是想让我玉瑶洲不战而降?”

    梅近水微微点头:“知道希望不大,但还是不想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道:“这些事情,等本尊战死在凳潮港,你再与他们商量。”

    江成剑开口道:“修行中人心中之道,梅仙君岂会不知,今天能站在这里的人,都没想过活着退下去。不用说这些废话了,能从我等尸体上踏过去,玉瑶洲自然就是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梅近水轻轻叹了口气,收敛了脸上的笑意:

    “仙之修者,为国为民,有时取大义而失小义,实属无奈之举,既然彼此道不同,说太多确实无益。不过,你们半数是本尊的晚辈,本尊不想造太多杀孽,道行低微者,就不要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梅近水说话之间,身形缓缓升空。

    东洲阵营所有人如临大敌,上官玉堂也眉锋微蹙,仔细感知着天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识过玉堂体魄的霸道,从未小觑过一位仙君,手持剑柄注视苍穹,以便随时应对,但看到的场面,依旧让他眼中露出了一抹悚然。

    身着白衣的高挑女子,身体升至半空,背悬大日,张开修长双臂,鸟瞰海陆之上苍茫众生,红唇轻吐,一道低吟从天地间响起:

    “孟章。”

    霹雳——

    话落,雷霆大动。

    滚滚黑云凭空涌入天幕,不过眨眼之间遮蔽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雷光闪过厚重乌云,所以修士骇然发现,苍穹之上、云海之后,多了一条前不见首、后不见尾的巨龙虚影。

    巨龙在云海中翻腾,看不见全貌,片刻后才将青色头颅探入云海,从梅近水的上方显出威严龙首,两条龙须随狂风飘曳,张开龙空,发出一声沧桑龙吟:

    “昂——”

    声动九霄!

    怒龙狂吟之下,仇泊月坐下的黑龙瞬间下坠,数万御空修士也被迫落地,还能保持御空姿态的,正邪双方加起来不过百人。

    东洲尊主剑皇,乃至异族修士都面露骇然惊色,哪怕从未见过这条巨龙的本体,但通过梅近水的种种传闻,他们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条遮天巨龙代表的东西——东方共主,孟章神君的人间化身青龙!

    哪怕梅近水只是动用神力,召唤出了青龙幻象,带来的浩瀚神威,依旧不是凡夫俗子能抗衡。

    左凌泉只觉周边天地剧烈激荡,原本地处后方的登潮港,每一寸土地和海水,都被瞬间拉长,推向了遥远的天外。

    而处于对面的异族阵营也是如此,往海外飞退,数万人就好似被狂风吹走的一片云雾。

    此法门并不陌生,是帝诏尊主的看家绝技‘江山如画’,曾经九宗会盟,左凌泉还亲身体验过一次。

    但同样的法门,放在常人手上和放在仙君手上,完全是两种概念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之间,原本的海港,就变成了一片不见尽头的平整海面,就好似在天地间,硬插进来这么一片本不存在的区域。

    身处海港和海面的中低境修士,被难以抗衡的力量,推到千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道行高深的各宗长老、剑皇城巨擘,竭尽全力想靠近天地中央,却难以避免的越追越远,最后只能强行保持身位,确保正面战场不从视野里丢失,来保证最后的体面。

    一言出口,神魔退散!

    随着梅进水神通降世,还能留在原地的,就只剩下东洲尊主、剑皇,以及十余位异族枭雄,如果不是上官玉堂有心庇护,崔莹莹都被推离了仙魔战场。

    而这一式波及方圆千里,凡人不可违逆的强横神通,仅仅是梅近水战前随手腾出场地而已!

    眨眼之间,原本万仙汇聚的登潮港,变成了一片空旷寂寥的荒芜海域。

    而现在还留在这里的人,才算真正的仙人,也是这九洲大地上,少有能决定天下走势的人,余者皆为蝼蚁!

    万丈巨龙在云雾中若隐若现,就好似一块嵌在天幕上的盘龙壁。

    梅近水悬浮龙首之下,鸟瞰大地:

    “明白差距的,自行退下吧;有些东西,傲骨和道心没法弥补,不要死的毫无价值。”

    一轮筛选过后,东洲这边就只剩下十人——上官玉堂、崔莹莹、左凌泉、商诏、陈朝礼、仇泊月;江成剑、云红叶、黄鹤、姜太清。

    见到这等通天神术,十人之中大部分人都知道,以他们的道行,可能抗不住梅近水第一波攻势,但无一人退下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背后就是东洲,根本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异族这边倒是变数较大。

    梅近水有多强,女武神就可能有多强,在觉得自身参战掀不起水花后,原东洲剑皇明日愁等顶尖仙尊,都自觉退出了战场,只剩下四个西北两洲的小头目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东洲还属于人多势众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顶多算上官玉堂和梅近水对线,玉堂多了一波超级兵,东洲群雄心中生不起半点‘优势在我’的傲意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握住了悬浮于身边的金锏,没有回头:

    “左凌泉,你退下。”

    江成剑也开口道:“家师祝无常,曾在窃丹之战时说过:‘今朝绝于此,草折仍有根,何足惧也’。此战可败,东洲星火不可绝,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手握天官神剑,站在东洲阵营最前,平淡回应:

    “我左凌泉有一剑在手,虽百万众不可当,何惧青龙!”

    仇泊月通过黄静荷,得知了重孙女妞妞和左凌泉的恋情,本来心中颇有微词,但听见这句话,却是笑了:

    “吾辈剑客,所见之人皆无愧于情,所行之事皆无愧于心,强敌当前,岂有不战而退之理。”

    被誉为‘剑老二’的云红叶,也跟了句:

    “习剑一生,只求逍遥无悔,若是退了,怎对得起手中三尺雪、对得起身后待归人?”

    世间剑修,多是情种,说话都带着股红尘逍遥气,却又不失剑客该有的凌厉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商诏和陈朝礼这些传统修士,就不太擅长骚话了,帝诏尊主拿着大剑憋了半天,也只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附议。”

    上官玉堂没有再多说,因为她就没想过会此战落败。

    在众人宣誓死战之后,上官玉堂手中金色长锏,三十六节锏身节节亮起咒文,修长双腿微弓,继而冲天而起,目光直指青龙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目之所及的海域,在庞大气劲之下瞬间凹陷,化为了巨型海碗。

    左凌泉等人哪怕作为友军,身处凹陷之内,也被骤然出现的强大气劲,直接压进了海水。

    刚刚还坦然自若的尊主、剑皇,此时再次露出了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在大部分山巅修士心中,上官玉堂等仙君很强,但上限也是一挑二打其他两元老,或者一挑五打其他五位尊主的程度,还是打的有来有回,其他人不是没胜算。

    这个推断有实际战绩类比支撑,也是他们能想象的仙君上限。

    但他们显然忽略了,支撑这个推断的战绩,发生在三千年前的窃丹之战!

    窃丹之战后,是长达三千年的‘太平岁月’,正邪互有摩擦,但再未发生过仙君陨落的巅峰之战。

    长生道被堵死,在常人眼里,仙君已经站在长生道尽头,再强也必然进展龟速,他们迟早能追上。

    但事实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