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二十九章 五圣神宫

    第二十九章 五圣神宫 (第1/3页)

    旭日东升,金色朝阳随着波光粼粼的海浪,一起冲上崖畔的黑色礁石,照亮了岸上的市井百态、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吴清婉抱着装有矿石的木箱,缓步走过港口的道路,在温暖晨光洒在脸颊上时,和往日数十年一样, 面向晨光轻轻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新的一天又到啦!

    这个习惯是自由养成,当年年仅六岁,刚进入栖凰谷学艺时,二叔就说过一句,无论当下有多少困难,太阳都会照常升起, 在没办法的时候,就面向朝阳深深吸口气,这样昨天的一切就成为了不用回想的过去, 眼前则是万事皆有可能的开始。

    吴清婉靠着这个法子,熬过了一穷二白修行路途,等来了那个意想不到的意中人,渡过了几乎把她压垮的宗门危局,直至人生慢慢走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虽然目前生活上又遇到些困境,比如灵烨、莹莹、瓜瓜这些重量级仙子接连入局,靠着强大背景和自身实力,把她压的只能在床上找场子。

    但当下日子还是能过的,只要给她时间,她总有一天追上步伐,让妹妹们明白‘谁才是凌泉第一个女人’, 莫欺少妇穷嘛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路不是一般的漫长, 不知要看多少次日出日落……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吴清婉正暗暗思索间,怀里的团团,扭来扭曲从衣领探出小脑袋瓜,睡眼惺忪的望向港口正中的高塔。

    吴清婉略显疑惑,顺着团团的眼神望去,结果,她就看到了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清婉,有二叔在,九洲八极、阴阳三界,见你都得躬身俯首,到了望潮滩,何需遮头掩面。”

    岸上不见边际的建筑群中,一座九层高塔犹如鹤立鸡群般肃立;随着清朗声音响起,天空风雷大动,云海往天外退散,露出碧蓝苍穹。

    一道身着暗金长袍的身影,从九层高塔的观星台缓缓飘出,悬浮在半空,手持古铜色木杖,鸟瞰着周边山海。

    仙家工坊乃至港口的芸芸众生,皆从建筑内走出,或者原地驻足,愣愣望着高塔之巅,眼中带着茫然和惊疑。

    左凌泉也迅速来到工坊外,抬眼望向九层高塔。

    世上能返璞归真收敛气息, 出场与凡人无二的修士很多;但能以寻常修为,装出仙君气场的人,左凌泉目前只见过一个。

    一个在灼烟城外展开神降台,召唤太阴神君,剑指帝诏尊主的鬼才炼器师!

    这以凡人之躯展现出浩瀚天威的气场,实在太过于霸道,经历过的人,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那抹发自心底的忌惮。

    这股忌惮不光是其对方实力的认可,更多的是对其所造物件不可控的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毕竟上次雷弘量大喊‘我控制不住自己’的事情还历历在目,鬼知道这次又会掏出个什么离谱玩意儿,会不会敌我不分。

    崔莹莹、上官灵烨都对灼烟城的事情记忆犹新,在不清楚吴尊义是否叛逃的情况下,自然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不认识此人,但知道修行道最难缠的,就是提前有所准备的炼器师和阵师,眼神也流露出慎重。

    而吴清婉的反应,和她们自然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吴清婉是二叔领路进的栖凰谷,深知二叔的为人,哪怕异族许下天价承诺,也砸不断二叔自幼展现的傲骨。

    在吴尊义说话后,吴清婉自然愣住了,甚至没听懂吴尊义说什么,她正想开口喊一声‘二叔’,不曾想高塔顶端,又响起一道声音:

    “尊义,你喝大了不成?和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万众瞩目中,身着黑袍的张徽从高塔顶端冒出来,面色微醺,手里还拿着个酒壶,围着吴尊义转圈儿打量:

    “哟,这扮相不错,你啥时候弄得这身袍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望潮滩数以万计的修士,看着坐镇长老玩世不恭的模样,觉得吴尊义喝没喝大不清楚,张师伯肯定是喝大了。

    吴尊义没有回应张徽,目光望了眼站在工坊外围的侄女后,移向了和雷弘量站在一起的年轻人:

    “左贤侄,上次见面不知身份,未曾叙旧还起了冲突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张徽见吴尊义好像真在和人说话,不是借着酒劲儿瞎咋呼,神色也认真了几分,顺着目光看向地慧坊的仓库外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吴尊义挑明了,没有再做没必要的伪装,他恢复了一袭白袍的装束,身形缓缓腾空而起,出现在了偌大港口的半空,拱手一礼:

    “吴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诶……”

    望潮滩修士在左凌泉出现后,顿时响起了嘈杂之声,都在交头接耳,询问此人是那个豪门的仙尊。

    张徽知晓吴尊义的来历,整个奎炳洲都没有吴尊义的熟人,忽然冒出来一个叫前辈的,看起来还挺熟悉,他自然有点莫名其妙:

    “尊义,这位是?”

    吴尊义神色平和,认真介绍:

    “这位是左凌泉,东洲小有名气的剑仙,你想来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整个望潮滩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小有名气?

    自从黄粱福地被连根拔起,整个奎炳洲谁不知,那个从东洲一路打过来东洲猛人,跑奎炳洲来了。

    妖刀古辰现在正满世界找人,这他娘能叫小有名气?

    集市内所有人满眼惊疑,张徽自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张徽忌惮的眼神,并没有放在左凌泉身上,而是看向了身边的吴尊义。

    只有炼器师才会明白,吴尊义的实力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左凌泉哪怕剑术通天,在奎炳洲地界也最多杀一大串儿人,而吴尊义则不然,只要他想,张徽毫不怀疑他能做到常人意想不到的任何事。

    张徽脸上的笑意收敛,但并未收起脸上的亲和,只是试探性询问道:

    “尊义,你不会准备开溜吧?”

    吴尊义摇了摇头:“我不走,只是见故人一面,送他们离开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张徽如释重负,几乎没有丝毫犹豫,转身望向左凌泉,含笑抬手:

    “左剑仙,你带着朋友大大方方离去即可,看上那条船坐那条船,古前辈还有半刻钟过来,老夫帮你挡着,咱们有缘再会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此奇葩言论一出,望潮滩自然满场哗然,连崔莹莹等人都有点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她们这么多正道大佬,孤军深入被发现,幽萤异族二话不说客客气气放虎归山,这不是脑壳进水了吗?

    但张徽能担任望潮滩首席长老,被商寅收为嫡传,显然不是脑壳进水或者贪生怕死之流。

    相反,张徽很精明,会审时度势。

    张徽之所以这么‘丧权辱族’,单纯是站在天帝城的角度,左凌泉乃至崔莹莹等人加起来的价值,都抵不上他旁边的吴尊义。

    张徽把左凌泉等人全部抓获乃至镇杀,能得到什么?无非一点战功,给正邪两道的血仇多添一笔,根本改变不了大势。

    而从刚才的称呼来看,吴尊义和这几个人关系不错,张徽只要动手,天帝城和吴尊义就算结了血仇,他们从哪儿去找第二个吴尊义?

    在收益和付出完全不成正比的情况下,张徽此时想要的,肯定是左凌泉等人赶快消失,这样还能卖吴尊义一个大人情,指不定入宗的事儿就这么成了。

    就算放虎归山,左凌泉以后变成了‘新剑神’,吴尊义就成不了‘新火神’?

    炼器师的价值向来比武修高,两家都有,也是他们占便宜呀。

    左凌泉身份已经暴露,接下来肯定是全力突围离开奎炳洲,面对张徽这个提议,说实话很难拒绝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吴尊义的地位,确实如传闻中那般崇高,虽然身在异族但性命无忧,当前也没必要这么执拗非得抢人了,就开口道:

    “吴前辈,你真不走?”

    吴尊义微笑了下:“我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徽满眼笑意,就如同恭送贵客般,微微抬手:

    “送客。港口最快那艘船上的弟子都下来,东西留下,就当是给左小友的见面礼……”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张徽话没说完,吴尊义就把目光望向了工坊外满眼不解的清婉:

    “不着急。和侄女数十年未相聚,我这当二叔的实在惭愧,既然来了,我总得给些见面礼,也算是嫁妆。”

    张徽说实话比左凌泉等人还急,他含笑道:

    “尊义,我这有件儿未认主的法宝,师尊亲手打造,就送给你侄女当见面礼吧,其他客套就免了,左小友拿着‘太虚仙藤’,古辰前辈待会杀过来,他们可真不太好走。”

    张徽如此通情达理,说实话把左凌泉等人都感动了。

    崔莹莹来到三个姑娘身后,轻声道:

    “清婉?”

    吴清婉起先很疑惑二叔为什么不走,但此时已经回过神来,知道以她们现在的战力,根本带不走被异族如此看重的二叔。

    既然二叔暂时无性命之忧,吴清婉自然不在乎什么见面礼,连忙开口道:

    “二叔,你无碍就好,我们这就离开,不给您和这位长者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张徽轻轻一拍手掌:“懂事,不愧是尊义的侄女,那好,左小友赶快带着几位朋友走吧,老夫就不送了……”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正邪两道如此配合,依旧没能让吴尊义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吴尊义悬浮于空,以手中木杖示意山野间那堵高墙:

    “东西都准备好了,你走了二叔又能给谁。不用害怕,二叔敢站出来,就没有二叔掌控不住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等人听见此言是半信半疑,张徽听见这话却是脸色骤变:

    “尊义,你弄这玩意,是给他们准备的?”

    吴尊义并未否认:“我都说了这是用来对付商老魔的,我一个炼器师,难不成自己拿着法宝和人单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徽毫无反驳之力,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,这玩意儿是要给他家老祖开开眼,材料都是他批的,只是没料到会从这方面入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过来?”

    左凌泉等人也有类似的疑惑。

    吴尊义身形缓缓往山野间飘逸,路上不紧不慢,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了解清婉的性子,不会放下我这二叔。左贤侄的行事风格,又颇具女武神的神韵,他们落在婆娑洲海外,有概率会深入敌腹。我赌了一把,所幸赌对了,不然这些材料就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张徽很想说一句“也得亏你是拿天地城的资源再赌,左凌泉没进来之前,谁敢想他胆子这么大?”他看向高墙后玉柱林立的平台,询问道:

    “这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吴尊义没有回应,缓缓飞过高墙,后面跟着左凌泉等人和近万会飞的炼器师,都在惊疑远观。

    吴尊义来到百丈平台的上空,面向数万修士,张开的金袍大袖,眼中少有的显出了自傲:

    “此物名为‘五圣神宫’,脱胎于东洲炼器宗师叶算子所创的‘神降台’;叶算子也是天帝城的徒子徒孙,你们的师叔伯,虽然斯人已逝,你们从未见过,但我还是希望,你们能告知徒子徒孙,世上曾有这么一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喔……”

    望潮滩嘈杂声如雷动。

    在场大部分人都是炼器师,‘神降台’的事情,他们或多或少耳闻过,听见是神降台类似的东西,眼中自然露出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吴尊义望向整个望潮滩,朗声道:

    “作为炼器师,一辈子最光彩的时刻,莫过于所造之物被万人认可、惊叹、敬仰,我也一样;不过在欣赏此物之前,我还是希望诸位能退到百里之外,炼器师的日常,你们知道的,出现什么意外都不意外。”

    ?!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望潮滩修士如潮水般退散,动作整齐划一,似乎提前演戏过。

    也是在此时,内陆忽然传来一股骇人的威压,众人转眼望去,可见西北方的大地之上,出现了一条笔直黑线。

    黑线速度太快,伴随诡异雷霆,似乎撕裂了沿途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等速度下,声音根本追不上,众人只见黑线无声无息,以难以想象的速度,眨眼来到了望潮滩外,而后便是挤压在一起的刺耳雷鸣,以及一道洪钟般的呵斥:

    “好小子,本尊就说怎么找不到你,你胆子比上官玉堂还大!”

    话落,一道高大人影也出现在了山野上空,身着紫色华服,腰悬妖眼长刀,浑身伴随升腾紫雾,虽然动静不惊天动地,但那股千年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