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二十六章 瓜瓜倒了

    第二十六章 瓜瓜倒了 (第1/3页)

    一条路,三个人,安静的只有风雨声。

    从乌黑云海间落下的细密雨珠,砸在油纸伞上,又顺着伞骨滑落,一滴滴落在十指相扣的白衣女子和俊美剑侠身前。

    十步之外,形单影只的华美少妇, 双手叠在腰间,凝望着两人。

    整片天地,都好似在白衣女子一句话之下定格。

    姜怡站在石亭里,望着被骑脸输出的上官灵烨,心中很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她寸步不离跟着灵烨过来,就是想看灵烨撞上左凌泉和仇妞妞不清不楚时的反应。但万万没想到,实际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刺激。

    忽如其来的挑衅,让环境优美的山间小道, 多了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。

    左凌泉面如死灰,瓜瓜这句话,等同于公开表白,其他时候听到,他或许会欣喜若狂,但站在灵烨面前,他脑子里浮现的只是自己的一百种死法。

    至于仇瓜瓜,一句话出口就等于承认了和左凌泉关系,脑子也有点懵,但这和看着灵烨如遭雷击比起来,又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回想起在雪狼山外, 上官灵烨的那声‘相公’,仇瓜瓜只想大笑三声,来一句‘上官灵烨,你也有今天?’。

    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,灵烨的反应并没有太过激。

    灵烨心智极其坚韧, 虽然被这意料之外的场面弄得一愣, 但也经此而已,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不符合老大身份的小女儿情绪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和几个姐妹明争暗斗这么多年,对于这类把戏早已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既然仇妞妞敢用秀恩爱的方式找场子,她又岂会怕一个刚确定关系的青瓜蛋子?

    上官灵烨凝望来者不善的仇妞妞片刻后,忽然勾起嘴角,恢复了熟美动人的笑容,缓步走到跟前:

    “妞妞,还真没看出来,你也学会这一套了?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有点意外,没想到上官灵烨这都能压住情绪,她想了想,变本加厉,把左凌泉的手握又紧了些:

    “人总是要在挫折中长大的吗。”

    灵烨缓步来到跟前,抬手抱住左凌泉的胳膊,直接把胳膊夹在鼓囊囊的胸脯之间,笑意盈盈:

    “我真挺意外的,不过已经成了一家人,以前的事儿就当是玩笑了。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?现在走到哪一步了?他在什么地方给你开的苞?”

    开……苞??

    左凌泉左搂右抱正心惊胆战,灵烨一句虎言虎语出来,差点把他弄岔气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闻言脸色臊红,双眸羞愤怒视灵烨,说话都不利索了:

    “上官灵烨,你……你说的是什么浑话?这是女儿家能说出口的?”

    上官灵烨眨了眨美眸,稍许疑惑后,做出惭愧之色:

    “你还是雏儿呀?不好意思,你刚才自称‘姐姐’,我还以为你都被无孔不入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孔不入??

    仇瓜瓜眼神有点无辜,因为后面的话她没听懂。

    左凌泉见瓜瓜瞬间败阵,还败的体无完肤,插话道:

    “灵烨,那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灵烨抬起美眸,望向左凌泉,手在腰间用力掐了下。

    左凌泉暗暗抽了口凉气,只得闭嘴。

    灵烨抱着左凌泉的胳膊,瞄向仇大小姐涨红的脸色,微笑道:

    “都一家人了,还害羞,一句话都脸红,以后要是躺一张床铺上叠罗汉,你还不得羞死?”

    叠罗汉?

    啥意思……

    仇大小姐一个黄花闺女,哪里招架得住这攻势,但也不肯服输,就沉声道:

    “你就会说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?修行中人清心寡欲,哪怕是道侣之间,也是重情不重欲,我害羞怎么了?你说这些话不脸红,还沾沾自喜起来了?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?”

    这句反击很有水平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还真就被这话给挡住了,轻笑了下,没有再提床铺上的事儿,转而道:

    “妞妞此言有理,既然是重情不重欲,那你们感情应该很深吧?我倒是想知道,得有多深的情分,才能让你后来居上,自认为是姐姐,你要不说给我听听?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自称姐姐,完全是想怼灵烨,实则自己都知道‘法统’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她和左凌泉感情挺深,彼此共患难的经历也不少,但这些东西,上官灵烨必然也经历过,拿出来比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想证明感情深,就得找一件上官灵烨没为左凌泉做过的事儿……

    上官灵烨没做过的事儿……

    仇大小姐心思暗转,忽然想起了什么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我今天早上下面给他吃,我下面特别难吃,他……呜~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左凌泉已经抬手,把瓜瓜的嘴捂住了。

    哎哟我的瓜瓜耶!你怕是想社死哦……

    上官灵烨眸子瞪大了几分,虽然知道纯情妞妞不会这么野,但‘下面’的玩笑,她已经和左凌泉开过不知多少次了,此时想不想歪都不行。

    姜怡同样下面给左凌泉吃过,听见这话脸也有点红,瞄向仇大小姐腰下,暗道:这女娃,瓜头瓜脑的,怕是斗不过灵烨……

    仇大小姐完全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,但左凌泉在她说话的时候忽然捂她的嘴,在她眼里,自然就是拉偏架,给上官灵烨帮忙!

    妻不患贫而患不均,这种明目张胆的拉偏架,瓜瓜如何能忍?

    仇大小姐用力挣脱后,怒视左凌泉,眼底里还有点委屈和失望: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……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咬了咬牙,猛地甩开左凌泉的手,跑向了庄子。

    左凌泉一急:“瓜瓜……”胳臂被灵烨抱着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见手下败将落荒而逃,心底的郁结一扫而空,她松开左凌泉的胳膊,摆了摆手:

    “去哄吧,我又不是姜怡那小醋坛子,岂会和后进门的姐妹斗气。你的事儿,晚上我再和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

    踏踏踏——

    萧索深秋,山野间雨雾蒙蒙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提着碧青长剑,在林间小道上快步小跑,天地虽大,却不知去往何处,走着走着,眼圈儿便红了。

    记得上次这般模样,是幼年比武输给了上官灵烨,哭哭啼啼跑回家找娘亲的时候。

    现如今娘亲依旧在家里,仇大小姐却没法再扑进娘亲怀里哭诉,因为这次让她委屈的不是上官灵烨,而是左大壮!

    娘亲不会再像幼年那般偏袒她,反而会站在那个负心汉那边。

    与被上官灵烨吊起来打相比,男人不公正的对待,显然更让人心寒委屈。

    不主动抱她也罢了,她自己主动承认关系,甚至拉住左凌泉的手,就想据理力争出口气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