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二十三章 女大不中用

    第二十三章 女大不中用 (第1/3页)

    从天鹰堡脱身,五人一鸟隐匿身形撤向东南方。

    左凌泉虽然对地形不熟悉,但堂堂是行家,曾经在奎炳洲被追杀过不知多少次,轻而易举便甩开了监兵神殿的追踪,直至抵达赤乌谷的势力范围,才在一个小国停下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凌晨, 禹桑国一座郡城外的闲置庄子里,左凌泉无声落在房顶,注意着周边动静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落中,手托丈余方圆的五色土祭坛,里面装着自上古传承下来的碧绿藤蔓,一路上尽全力遮掩气息和流光,饶是用着静煣的凤凰之躯,也快累虚脱了。

    仙藤是活物,没法装进玲珑阁, 想要成功带回去,得先找到莹莹,让她想办法把东西收起来,再找机会冲出包围圈。

    虽然带着仙藤风险有点大,但上官玉堂完全没有撒手的意思,因为她眼馋这东西好久了。

    先不说‘黄粱福地’能给九宗修士带来多大益处,就说个人,若是上官玉堂以前有这东西,何至于在白玉宫殿里发呆千年?怕是天天和老妖婆一起泡在福地里上演模拟人生了。

    上官玉堂在庄子里停下来后,依旧站在祭坛跟前,仔细观察仙藤的长势, 以确保这世间仅存的仙藤不被他们折腾死。

    谢秋桃自然更加积极,站在旁边问东问西,一副生怕仙藤自己长腿跑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仇大小姐注意力则不在仙藤之上。

    黄静荷被囚禁数十年,气穴经脉几乎全被封禁,体内真气也仅能支撑体魄运转,脱身后不久精神就难以支撑, 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抱着黄静荷, 来到庄院子旁边的厢房里,把她放在床上,认真检查脉络、调理气息,脸上满是心疼。

    团子很懂事,知道奶娘的娘就是奶奶,隔代亲更疼人,很乖巧的蹲在枕头旁边,“叽叽叽……”和仇大小姐说话,看模样是在安慰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房顶探查片刻,见方圆百里没有任何异样,才落回院子,先来到厢房之中,开口询问:

    “瓜瓜,黄伯母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团子抬起小脑袋瓜,疑惑望向左凌泉,意思明显是——什么瓜瓜?鸟鸟很瓜吗?

    仇大小姐对于这个特别的称呼,没有半点抵触,也可能是已经习惯了,她认真回应:

    “脉像很虚弱,恐怕要调理很长一段时间,唉……没大碍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来到跟前,把团子捧起来丢到窗外放哨,然后打量黄伯母的面色。

    “叽?!”

    黄静荷终究是玉阶修士,陷入昏迷但并未封闭神识,察觉有女儿之外的人到了跟前,眼皮微动慢慢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

    “黄伯母。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很是揪心,连忙在旁边坐下,扶住想要起身的黄静荷。

    黄静荷缓缓醒来后,就把目光放到了床前这位深入异族腹地来救她的俊朗剑侠身上。

    能舍命跑到异族大本营来解救人,在黄静荷看来,只能是亲爹或者亲儿子的关系,师徒都不一定能这么玩命。

    黄静荷没儿子,那眼前俊美无双的年轻人,唯一可能的身份,就只能是比儿子还孝顺的女婿了。

    黄静荷出身绝剑崖,家父老剑神,眼界肯定不低,对亲闺女找道侣的事情,自然很挑剔,可以说和妞妞同龄的年轻人,她就没一个看得上的。

    但刚才瞧见左凌泉在天鹰堡的风采后,黄静荷心里竟然产生了‘高攀’的奇葩感觉。

    毕竟这年轻人实在太猛了,天赋恐怕和她亲爹黄潮老祖年轻时不分高下,相貌还肯定比她爹年轻时俊,她都想不通自家‘剑术平平’的妞妞,是怎么把这么大个宝贝拐到手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先入为主的想法,黄静荷对左凌泉的态度可谓亲和到了极点,都没让仇大小姐搀扶,坐好后就抬手示意床头的凳子:

    “大壮,你也坐吧。对了,你真名应该不叫这个吧?”

    仇大小姐差点没憋住,但也没解释,谁让左凌泉叫她瓜瓜呢,哼~。

    左凌泉在凳子上坐下,含笑回应:

    “我姓左,名凌泉,是大丹朝的人,老家就在荒山西边,距离惊露台也就一千多里。”

    黄静荷听见这话,眼睛亮了下,毕竟千里地对她来说,就是饭后遛个弯的距离;以前她还担心妞妞和她一样,嫁的死远八远,就嫁到门跟前的话,那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以前还和封情去过大丹,那边风景很不错……嗯,你师承何处呀?我看你的剑术,不像出自惊露台,莫非是云水剑潭的弟子?……不对,以你的剑术,都能和李涧杨当拜把兄弟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涧杨自然是青渎尊主,和惊露台同为剑宗,又被荒山尊主截胡过黑龙,说实话两家关系不大好,黄静荷还挺担心这个。

    好在左凌泉连忙解释道:“我自学剑术,和铁簇府、桃花潭的关系很近,不过并无师门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黄静荷点头一笑,对于左凌泉自学成才的说法并不意外,因为十大仙君多半都是如此,这种天资的人,拜师也是徒弟指正师父错误,能在前期指点一下当个记名师父,都是祖坟冒青烟了。

    常言‘丈母娘是女婿半个……半个娘’,黄静荷越看左凌泉越是喜欢,都把身边的闺女忘了,还想开口问问‘年方几何、家人是否建在’,旁边的瓜瓜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仇大小姐又不傻,看出娘亲言辞有点过于亲和,连忙解释道:

    “娘,大壮是我的朋友,和我结伴过来为正道办事儿,嗯……就是道友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仇大小姐眼底又流露出些许异样,不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,嗯……梦境很美好,但现实总是不如人意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黄静荷对此只当女儿害羞,不好和娘直接承认;就算现在不是情侣,以后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一起跑到异族腹地来同生共死,世上啥情分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