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三十七章 好女怕缠郎

    第三十七章 好女怕缠郎 (第1/3页)

    人红是非多,白天在八方斋外碾压十二郎后,左凌泉成为了绝剑崖内外的焦点,想过来讨教的外地剑侠,以及绝剑仙宗内不服气的弟子比比皆是,如果不是身上带伤上来挑战不合适,恐怕会被堵在八方斋里出不了门。

    即便没有不长眼的人过来挑事儿,各方剑侠、仙子那热情的招呼也不好招架,剑侠还好说,无非打个招呼混脸熟,那些个仙子简直是要人命,热情奔放就算了,长得还一个赛一个好看,萝莉御姐少妇熟女应有尽有,看得人目不暇接,个个都有投怀送抱的架势。

    为防把持不住,破坏冷酷剑仙的形象,左凌泉在八方斋随手买了两本杂书后,就从后门离开,在江岸找了个僻静的居所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落脚的院子,背朝江面面向街道,后门出来有个小院坝,栽着几棵柳树,坐在树下就能欣赏剑江沿岸的景色。

    入夜,剑江两岸灯火如昼,左凌泉坐在院坝边缘的河堤上,手里持着鱼竿钓鱼,隐隐能听到远方的街道路过散修的闲谈:

    “真他娘霸气侧漏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剑神今天都出来了,要我看,左大剑仙恐怕能接他老人家的班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剑神名号落到东洲,可不是啥好事儿,绝剑仙宗不得想办法把人留下来?我听说老剑神有个外孙女来着,玉阶境的女仙尊,年龄小的很,最多比左剑仙大个七八十岁,简直是门当户对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凌泉对于这些没头没脑的闲谈,摇头轻轻笑了下。

    汤静煣做小媳妇打扮,坐在身边,用手轻轻揉捏着他的胳膊,闻言碎碎念道:

    “哼~想得美,洗剑池都不肯借,还想把外孙女嫁进来,一点诚意都没有,咱们凭啥收他孙女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偏头在静煣嘴儿上点了下,制止她的话语:“嘘,黄潮老祖就在山后面,听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静煣好多天没被按着往哭的糟蹋了,被亲了下脸色一红,下意识回头看了眼院子,不过想到桃花尊主还没回来,还是压下了下面给相公吃的想法,继续道:

    “哦……反正就是想得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的柳树下,谢秋桃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个火炉,里面烧着木炭,上面放有自己弄的铁架子。

    月色之下,谢秋桃套着个灰色小围裙,把多宝潭买来的鱼竿架在江边,手里拿着扇子正在煽火,架子上摆着三条巴掌长的小鱼,被烤得油光水亮,‘滋滋~’的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团子乖巧地蹲在小龙龟的乌龟壳上,眼巴巴瞅着烤鱼,好几次想帮忙‘吹火’快点把鱼烤熟,但又怕一口火下去,架子都烧化了,只能轻煽小翅膀帮忙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不小心说错话得罪了女儿家,可不是那么容易能糊弄过去的。

    谢秋桃见鱼烤得差不多,瞄了急不可耐的团子一眼,笑眯眯说道:

    “团儿,想不想吃?”

    “叽~”

    “想吃也吃不着,只有三条鱼,我一条,左公子一条,静煣姐一条,没你的份儿,哼~”

    “叽?”

    团子一愣,满眼震惊,只觉桃桃变了,都不爱它了。

    不应该三条鱼都是它的吗?刚才钓鱼它眼神助攻那么久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!

    谢秋桃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哪里能真让团子在旁边望嘴,把鱼烤好后,让团子在面前老老实实打了一套‘谢家拳’,还是奖励给了它一条。

    左凌泉和媳妇说着闲话,在旁边看着一人一鸟玩闹,正想尝尝秋桃厨艺的时候,后面的院子里,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踏踏——

    左凌泉回头看去,身着深绿裙装的桃花尊主,缓步走了过来,脸上还带着三分酡红,看起来是喝了点酒。

    静煣担心左凌泉的伤势,见状起身道:

    “莹莹姐,你可算回来了,小左今天和人打架,又动气了,你快给他看看伤筋动骨没有。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今天在迎宾亭里观战,赵玲珑等人输得脸都黑了,她作为胜者的长辈,自然倍儿有面子,心情十分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见到左凌泉,桃花尊主表情还是不冷不热,转身走向厢房: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----

    落脚的别院只有一进,分左中右三间房,院子边缘同样载着花卉树木,环境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左凌泉起身进入院子,跟着桃花尊主进入了正房,行走间闻到沁人心脾的酒香,好奇询问:

    “绝剑仙宗还准备了宴席招待?”

    “仙家宗门,准备什么宴席?赵玲珑请本尊喝了两杯罢了。今天你在集市上乱来,不给人家弟子半点脸面,打的沐云山拂袖而去,本尊陪赵玲珑喝了好几杯酒,才把人家安抚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桃花尊主打开睡房的门,等左凌泉进来后,抬手就是一推左凌泉肩膀,让他推的倒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这霸道的姿势,和要对左凌泉用强似的。

    左凌泉倒在榻上,下意识就想靠在床头,等媳妇自己骑上来,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对,转而脱掉外袍,趴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今天带伤的情况下出剑,虽然爆发没受到影响,但强行动气,副作用不轻,右肩之上可见明显淤青。

    桃花尊主缓步来到床榻旁侧坐,取出金针,刺入淤青之处:

    “你今天可有点太狂了,在绝剑崖外面,也不知道给人家留点脸面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肯定不是责备,听起来更像调侃,或者说‘与有荣焉’。

    “莹莹姐在绝剑仙宗做客,我不狂一点,岂不是丢了莹莹姐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你是本尊带来的晚辈,今天若是打输了,本尊别说在绝剑仙宗谈笑风生喝酒了,头都抬不起来……你也不知道等伤好了再打,害得本尊在上面担惊受怕……”

    左凌泉手抱着枕头趴着,言语间回头看了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