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二十九章 一剑过后

    第二十九章 一剑过后 (第1/3页)

    雨幕之下,烈火与剑气交汇。

    一道本不该出现在人间的白芒降临人间,刹那间横穿无名沼泽,碾碎所过之处的万物。

    名声在外的双锋老祖,手持双斧站在这道白光之前,哪怕倾尽所学殊死一搏,看起来也好似一只以渺小身躯挑战神明的蝼蚁。

    沼泽地外围,有数百屈家子弟和破锋城修士,本来目光被火墙另一侧吸引。

    但白光一闪过后,天地都沉寂下来,风雨化为无声,强行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拉向了那道白芒。

    这些人修为有高有低,但能瞧见的只有刺目,哪怕在他们心中双锋老祖是不可战胜的山巅武修,在瞧见这道白光的瞬间,心里也明白那个胆敢直面这道白芒的双斧老者,已经成为了过去!

    众人眼中先是震惊,而后茫然。

    这股茫然与震惊,不光出现在外围散修身上,沼泽地内交战的修士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独幽谷向羽升道行比双锋老祖稍低,依仗惊人的身法,对付不过幽篁的谢秋桃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虽然谢秋桃身负‘神门’神通,外加桃花尊主加持战力,体魄结实的连向羽升都生不起近身破防的念头,但谢秋桃速度稍慢,也摸不到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向羽升走的是飘逸敏捷的路数,以速度身法见长,打了两下,发现双锋老祖和左凌泉对碰,竟然打了个有来有回,就知道彼此对手错了。

    按照彼此强势之处,应该是双锋老祖用双斧来破这小姑娘的霸体;他依靠强横身法,对付横冲直撞的‘剑妖左慈’。

    向羽升念及此处,就想和正在打嘴炮的双锋老祖交换对手,不曾想这一转眼,就看到了他此生见到过的最夺目的光彩!

    白光一闪,没有声息。

    那么大个双锋老祖,只在一瞬之间,就在他眼前被剑气活生生千刀万剐,化为了连他都看不清的细密齑粉!

    !!!

    向羽升心中的震惊难以描述,以至于堂堂玉阶武修,竟然手持折扇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谢秋桃抓住机会,一锤子抡在背上,向羽升被砸出去三十多丈,在地上打了几个水漂,都没回过神,目光始终放在双锋老祖消失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这也不怪向羽升大惊小怪,天官五兽就五只,神剑古往今来就七把,还毁了一把;九洲大地数万年亿万万修士,除开最顶端的几个存在,其他有几个人见过这种远超常理的东西?

    更不用说站在对立面了。

    谢秋桃把向羽升锤飞之后,本想补刀,但余光瞧见那道白光,也愣在原地,显然没搞懂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瞧见白光出现之地,是桃花尊主和左凌泉,谢秋桃都以为不小心触怒了天神,给此地引来了天罚!

    而本来旁观审时度势准备开溜的屈乾辰,就不用说了,呆立在原地,脑子里想法乱七八糟:

    我滴娘诶!这什么玩意?

    还好识时务……

    刚才跟这玩意敢了一架,我他娘脑袋竟然还在脖子上?

    这他娘算不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过,也不是所有人目光都被剑光所吸引。

    数十丈高的火墙,把沼泽地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左凌泉、谢秋桃这边打得风云变色,实际上另一边更加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执剑长老陈鸣,用的也是破锋城标志性的双斧,起初是想擒贼先擒王,先合力解决剑妖左慈和桃花尊主,再收拾剩下的杂鱼。

    但万万没想到,剑妖左慈这队人里面有四个王,上来就给了他一个王炸!

    陈鸣刚冲到半路,就被那个小妇人打扮的柔媚女子,一扇子分割在了战场之外。

    陈鸣本想从金色火墙之上冲过去,但刚靠近火墙,那股灼烧神魂的炽热就开始炙烤四肢百骸,让他连神识都没法穿过火墙,查看另一端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这么猛的火焰,陈鸣是头一次见,但一眼就看出是凤凰火;也只凤凰神火,能展现出这么可怕的威力。

    陈鸣在火墙前急停,转眼看向了那名手持火羽扇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一愣,似乎有点惊恐,双手持着大扇子,念叨什么:

    “好姐姐好姐姐,你快过来呀……”

    陈鸣哪怕看出对方毫无搏杀经验,也没啥胆气,瞧见这么猛的火墙,握住双斧也有点不敢上,正迟疑之际,就发现有个东西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躲在女子背后探头观望的低品灵禽白山精,可能是感觉到了主子的害怕,自己蹦了出来护主,张开小翅膀,摆出凶神恶煞的模样,朝他跑了过来,还发出:

    “叽叽叽——”

    这本是禽类威慑敌人的咆哮,但从这么个白毛球嘴里发出,怎么看怎么可笑。

    陈鸣作为幽精境的武修,不确定这个女子深浅也罢,还能怕一只大号白山精?

    他当即就是一斧子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一道火苗,从白毛球小小的鸟喙里喷出,瞬间化为丈余粗的火龙,在地面上融化出半圆凹槽,直至冲他压来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这他娘是白山精?

    白山精领主都没这么离谱……

    陈鸣当时就蒙了,瞧见这火焰颜色不对,哪里敢硬接,想一斧子把火龙劈开,不曾想法宝品阶的斧子,接触火焰就化为赤红,眼看就得熔了。

    ?!

    陈鸣眼中露出难以理解之色,但反应尚在,见势不妙,飞身而起躲开火龙。

    结果发现那只凶死人的走地鸡,翅膀不是摆设,竟然飞了起来,跟着他喷火。

    而原本求救的女子,似乎发现了他‘不经打’,也开始挥动扇子,带起一条条火浪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