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二十六章 剑走偏锋

    第二十六章 剑走偏锋 (第1/3页)

    幽暗地底的广场上,长明灯的微光,照亮了高大墓门和门前的四人一鸟。

    身着赤色铠甲的屈乾辰,听见那名不知名女修的言语,瞳孔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屈乾辰对着白骨拜师,拿走地底洞府里的机缘,自然知道那位没见过面的师父有多厉害,也清楚‘天机殿’的传承有多久远。

    按照得来的功法、书卷里的描述来看,天机殿的历史,能追溯到长生道被斩断之前,当代修行道能和其拼历史渊源的仙家宗门,估计不到一手之数,而且大半都没落了。

    屈乾辰的家族不过短短三百年历史,说出去都没几个人知道,若是能重新竖起‘天机殿’的招牌,以正统继承人的身份,在修行道行走,那地位可就不是云泥之别能形容。

    光是‘天机殿当代殿主’的名号,都比‘屈家家主’响亮百倍,去道家祖庭、绝剑仙宗等豪门做客,豪门老祖都不会瞧不起你,如果往日有渊源,指不定还会礼待三分,坐在一起聊聊祖上的光辉岁月。

    屈乾辰当年也想过把‘天机殿’的招牌挂起来,但没那个本事,说自己是天机殿正统传人也没人信,信了引来的也是窥伺上古传承的祸患,以他的实力根本扛不起这么大的名头。

    眼前这么小妇人仙尊,说‘给他重新立起‘天机殿’招牌的资格’,意思自然是他只要打赢了,就扶持他开宗立派,在九洲大地扎根。

    小妇人是否能做到,屈乾辰并不怀疑,因为小妇人看气度是‘剑妖左慈’的师长,或者能管住男人的媳妇。

    能压住这等妖孽的女人,身份觉得高的吓人,给他块风水宝地建立个小宗门,确实是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他能不能打赢剑妖左慈?

    一个剑修罢了,杀力确实惊人,但防护、续航、恢复能力全是弱项,之所以被道家祖庭瞧不上,就是因为这玩意过刚易折。

    屈乾辰道行半步玉阶,不如落剑山韩松,但有‘仙王铠’傍身。

    剑修的‘同境一剑破万法’,前提条件是对方没有法宝仙兵护体,而屈乾辰身上的就是天机殿传承下来的宝甲,具体品阶他不清楚,但绝对比寻常法宝强横;这玩意对剑修来说就是‘父亲背心’,遇上了他和遇见亲爹区别不大。

    剑修一旦没法破防,就成了脆皮纸老虎,他站着让左凌泉先出两剑再还手又如何?

    屈乾辰站在墓门之前,望向上官老祖,沉声道:

    “阁下好大的气魄,不过您太小看我屈乾辰了。待会打趴下左剑仙,希望阁下能履行诺言,而不是恼羞成怒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平淡道:“天机殿的传承不弱于世间任何宗门,本尊也想看看你掌握了几分火候。”

    屈乾辰眼底显出几分傲意,面甲重新盖在了脸上,缓步走下台阶:

    “若是阁下出手,屈某可能会忌惮,但剑妖左慈一个剑修,屈某还真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其实对两人的对话听得不明不白,见屈乾辰不把他放在眼里,才微微皱眉,手按剑柄来到台阶之前:

    “你确定敢接我一剑?”

    屈乾辰拿到这套仙王铠后,就没正儿八经显摆过此甲的霸道威力,挺想站在这里让剑妖左慈戳一剑。

    但屈乾辰从一介散修爬到世家家主,不是没脑子的智障,知道剑修邪门,敢用脑袋试对面剑快不快的人,基本都落得了‘生的伟大、死的奇葩’的结局,所以没干这蠢事。

    屈乾辰在地下广场上站定,身上的铠甲泛起红色流光,如同血液在铠甲内部流淌,抬起双爪:

    “屈某有何不敢,就怕左剑仙空有通神剑术,却摸不到屈某的衣角。”

    左凌泉见此也不多说,右手握住剑柄,双脚一前一后,摆出了拔剑的起手式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了解天机殿和仙王铠的底细,见左凌泉有点托大,开口提醒:

    “仙王凯是天机殿祖传的至宝,以麒麟血锻造,免疫水土二法,不惧神兵利刃,你别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上官老祖说这话,显然是怕左凌泉又和打‘神门’一样,用剑去戳铁皮王八。

    即便仗着仙剑能戳破,付出的代价也是事倍功半,万一把玄冥剑伤了,更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铁簇府成套的破甲技,左凌泉这次出来,还专门带了几柄‘打神锏’,这时候就该换兵器。

    但左凌泉有时候,确实耿直得像块榆木疙瘩,握住剑柄双目锁定对手,估计连她说什么都没听,更不用提换铁簇府武学对敌。

    上官老祖见此有些无奈,觉得还不如让秋桃上去拿锤子砸。

    空旷的地底广场,陷入了刹那的寂静,两股强横气势,也在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左凌泉不动如山,望着对手神色宁静。

    屈乾辰浑身包裹在赤色铠甲之内,因为通过传闻,对左凌泉的剑术风格有所了解,没给对方寻找机会一击必杀的时间,心念一动,胸口的兽面护心镜便化为活物,发出一声:

    “昂——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咆哮响彻地底!

    巨响宛若一尊神兽,在陵墓之前发出怒喝,声音震慑心神,让目不转睛旁观的谢秋桃,都出现了些许眩晕和恍惚。

    轰隆——

    咆哮带出一道赤红麒麟虚影,脚踏虚空,往左凌泉冲来,也遮蔽了屈乾辰的身形。

    屈乾辰并未跟随虚影前冲,身着重甲却行踪鬼魅,以麒麟咆哮为遮掩,刹那在原地失去踪迹,等再次现身,已经来到了左凌泉的背后。

    外人看去,就好似一尊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