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莽 第十九章 我在干啥?!

    第十九章 我在干啥?! (第1/3页)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湖光秋水与暖阳,共同勾勒出一幅世外仙宫的绝美画卷。

    礼乐宫中心地带,有三座相邻的岛屿,以悬空廊桥相连,之间隔出来的区域,被称之为望月潭,算是千秋乐府的‘殿前广场’。

    宗门正殿位于正东的夔鼓岛,是千秋乐府祖师堂所在之处,楼阁之间有一座巍峨的擂鼓台,放着带有千秋乐府徽记的巨鼓,下方建筑群参差交叠。

    通往宗门正殿的悬空廊桥之中,四个盛装打扮的女子缓步行进。

    为首的冷艳美人,举止雍容贵气,目光放在望月潭上;背后的三个女子,目光则放在她身上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姜怡红裙如火,妆容大气美艳,眸子里却酸溜溜的,望着前面春风得意的太妃娘娘,此时还碎碎念着:

    “还过去问情况,几句话的事情,问到昨天中午才回来,你是用哪张嘴问的?嗯?”

    吴清婉双手叠在腰间,气质娴静舒雅,柔声搭话:

    “这还有问,灵烨嘴硬,和男人久别重逢又不能说硬话,自然得换个粉嫩的地方问。”

    冷竹脸儿红红,装作听不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虽然晚上遭了不少罪,有些不堪回首,但该满足的地方还是满足了,久旱逢甘霖的滋润,让雪腻脸颊都带着几分饱受滋润后的光泽。

    听见两个姐妹在背后阴阳怪气嘲讽她吃独食,上官灵烨心里确实有点惭愧,加上昨晚的遭遇太难以启齿,她怕两人知道,就开口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过去问问情况,但他的性子你们还不知道?一句‘来得正是时候’,就开始软硬兼施,我想走走不了,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姜怡半点不信:“你没办法?你真想走他摁得住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泉儿从不强迫女子,你真不答应他会硬来?瞧你走路姿势都不对,昨晚上被修得挺狠吧?我今天一起来,发现春潮湖的水都涨了几尺,泉儿的屋子恐怕都被淹了……”

    冷竹听得不明不白,好奇询问:

    “和春潮湖涨水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姜怡脸儿有点红,不过还是解释道:“这狐媚子浪起来,那叫一个江河泛滥,比小姨水都多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吴清婉眼神微沉,瞥了姜怡一眼,觉得这妮子没有一点‘同仇敌忾’的觉悟,怎么连她一起奚落?

    上官灵烨被这么调侃,心里难免臊得慌,但表情始终保持着风轻云淡,只是脚步微顿,低头看了看,确定自己脚步没异样。

    毕竟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另辟蹊径时的无地自容,感觉背后怪怪的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四人闲谈之间,来到了夔鼓岛的乐府正殿,府主在其中就坐,薛夫人则在招待女宾,上官灵烨观礼的位置依旧在薛夫人附近。

    中秋会中午才会开始,从各方过来凑热闹的修士,乘坐游船逐渐抵达,大部分登上了相伴的两座岛屿,也有人直接站在游船上,在悬空游廊下方远观。

    望月潭水清如镜,三座岛屿附近准备了不少与水面齐平的台子,有善音律的仙子、仙师,在上面登台献艺,和各方同好交流;望月潭中心还有个大型的台子,因为中秋会还没开始,倒是没人上去。

    乐府正殿正对着望月潭,是一座临水宫阁,已经有不少仙家名望落座,其他人也在陆续过来,时而能听到呼朋唤友的声音:

    “王仙长,幸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才十年没见,小云璃都长成大姑娘了,站在这儿东张西望的,是在等哪位少侠呀?”

    “哎呀~没等谁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官灵烨在观礼的位置上落座后,旁边两个妹子终于消停了,转而开始在望月潭周边的茫茫人海中,寻找那道人影的踪迹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找了一圈儿没找到,就把目光投向了正殿内就座的宾客。

    除开在游船上露面的豪门贵子,正殿中还有辈分较高的外宗长老、世家家主,上官灵烨第一次来华钧洲,可能听过名字,但不认识。

    上官灵烨按地位算,在任何地方都是顶流仙家的人,自然不可能主动跑去和这些客套寒暄,没人过来拜会的时候,只是和接待的雅荷闲聊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,映阳仙宫的人也已经在正殿内就座。

    本来按照身份,映阳仙宫的位置应该在上官灵烨附近,不过双方在游船上起了点冲突,薛夫人很贴心地把座位分开了,相距不远但又被花鸟景观隔绝,彼此看不见。

    环境清雅的席位间,身着白裙的东方云稚,脸色不怎么好看,独自坐在长案后,拨弄着身前做工精美的七弦琴。

    周沐坐在旁边,目光扫视着望月潭周边的人群,见向来喜欢众星捧月感觉的东方云稚,坐在这里不说话,开口道:

    “云稚,我已经和三竹先生打了招呼,今天会当众教训那个东洲蛮子……”

    东方云稚性子刁蛮,脑子可不傻,冷声道:

    “剑妖左慈当众骂你,和我有什么关系?你以为我在为这事儿生气?冒犯映阳仙宫,你作为弟子不上去以命相搏,反而去找薛夫人求助,宗门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云稚敢骂周沐,周沐可没胆子骂老祖的子孙,只能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自幼给你当伴读,学的是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,确实不擅长擂台切磋。那个蛮子是剑修,以武力压人,相当于以长击短,根本不讲道理,如果在琴棋之上较量,我岂会忌惮他半分。”

    东方云稚并未否认这话,而是道:

    “知道对方是蛮子,你让三竹先生骂他粗鲁有什么用?要骂就该骂那上官灵烨,明明是个不学无术的乡野村妇,跑到这里来装高雅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经安排好了,今天必然让那蛮子下不来台。他们都是东洲人,那蛮子丢人,不也是在打上官灵烨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话至此处,东方云稚忽然转眼看向了望月潭。

    周沐跟着望去——望月潭相邻的两座岛屿上人头攒动,湖畔十几个圆台上皆有仙子、仙师展现曲艺,东方云稚看的是其中一个圆台,上面有个身着襦裙的圆脸小姑娘,正在调试琵琶准备表演。

    铛铛铛~~

    “此人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这琵琶的音色很特别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声音真浑厚,和……和俗世弹棉花差不多,这玩意儿能弹出调子?”

    “棉花能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左凌泉乘坐游船,跨过数百里湖面,在今天凌晨时分,抵达了礼乐宫的乾风岛。

    因为宗门庆典还没开始,就和静煣、秋桃站在望月潭边上,看外面的散修、小宗门弟子表演。

    千秋乐府的中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